耳聋记

命运自有其方向,我们只能一路跌跌撞撞,并争取与内心取得平衡。
-题记

简述:
我左耳耳聋了。
右耳(正常)听力指标在10到15左右。而左耳发病初期是105(极重),目前是85(重度)。还在治疗中,但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并不清楚。
病因是神经性耳聋。是一种因为耳部微细血管堵塞引起的突发性神经坏死。一般只要发病,听力就无法再恢复到原来的程度。
最重要的事情有两点:
1,一旦感觉到原因不明的听力大幅。立刻就医。越早越好。
2,保持有氧运动,增强抵抗力。不要用脑过度。

实录:
醒来时我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昏沉中觉得左耳有点沉闷。只觉得是睡觉时压住了的关系。关上手机继续睡。再醒来时,天色微明。我隐约觉得怪异,回过神来,才发现左耳已完全听不到了。世界就这么安静了一半。
听不到的感觉非常奇怪。
在正常的那只耳朵边,你摩擦双指,会听到类似柔润的摩擦声。用指甲轻轻刮擦耳肉,摩擦声更会顺着耳廓包围整个耳孔。
而失去听力的耳朵,完全听不到类似的声音。手指摩擦,没声音。刮擦耳肉,没声音。手指刮擦耳肉的触感与应有的听感被割裂开来,带来一种奇怪的疏离感。

意识到大事不妙,我立刻去了附近的一家三甲医院就诊。而医生的诊断是,神经性耳聋
病因是耳部微细血管堵塞。神经细胞得不到供应,无法发挥功能并开始逐步坏死。而导致微细血管堵塞的原因,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劳累,压力过大,熬夜”。因此无法有效预防。
最关键的问题是,耳部的听力细胞无法再生。也就是说,只要发病,听力就再也无法恢复到原来的程度。
对于这一病症的成因和对应的治疗方式,目前并没有很好的办法。主要是用药扩张血管,促进血液循环;增加脑部供氧。
一般医院是挂吊瓶打激素,刺激血管扩张和脑部供血。再专业一点的是直接做耳鼓穿刺,直接注射刺激。同时配高压氧舱,尽量保证神经的血循环,减少坏死。

得病后,因为医院的病床有限,所以在门诊挂了三天药。但恢复得并不好。医院有病床出来就开始住院挂水。主要是挂地塞米松。但最多的是一个叫什么银杏提取液的东西。一天两袋,一袋配500毫升5%葡萄糖滴液。
住院前,耳朵里有明显的肿胀感。但住院第一天挂水后,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感觉肿胀感有缓释,甚至有轻微的漏气感。
住院三天后,找到一个比较近的,有高压氧舱的医院,每天挂完水就跑去做高压氧舱。第一次做高压氧舱,也有很明显的漏气感。会觉得耳孔内很清凉。
但之后就没有再有类似的感觉。耳朵处于混沌之中。时而昏沉,时而清凉。时而肿胀,时而通透。
目前转移到复旦耳鼻喉医院,据说是该门类南方最好的医院。这里床位非常紧张,我周三预约病床,四天后才得到通知有床位空出。
我这一层,接近40个病床。一半是开刀的,一只耳蒙着着白纱交代。一半和我一样是突发性耳聋。隔壁床的小伙在安徽念油画的研究生。之前大四毕业赶设计,连续五个月天天干到凌晨两三点。毕业后在油画工作室打工,突然出问题,赶来住院。测量指数115。因为延迟了七天的关系,虽然已住院治疗超过20天。却没有很大的改善。
而我因为就诊及时,左耳听力指数从105提高到了85(正常是20以内)。前路茫茫,只能负病而行。

得这个病,听不到其实并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毕竟不是双耳全聋,另一只耳朵完好的情况下,日常沟通,打电话都没问题。
问题在于会出现耳鸣。
嘈杂的环境下,会觉得耳朵嗡嗡响。洗澡时都会觉得难受。在多音源持续大声刺激的环境下,甚至连正常的右耳都开始嗡嗡响,难以接受信息。
说话时大声说几句,也会觉得难受,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听力就立刻下降了。
更难受的是,如果有人在左侧说话,经常会听不清,必须请人再说一遍。虽然我平常也经常不听人话,总麻烦别人重说。但真的因为病情导致必须劳烦人,反而觉得很不好。
所以,估计我很难再去从事那些需要跟人当面大量沟通的工作。原先计划的一些跟写作有关的社交活动,都要从目标列表中干掉。
另外,没法再欣赏音乐了。这个不能想,越想越觉得痛苦。

此前,我一直身体健康。没有任何血脂、糖尿病之类的病症。也不抽烟喝酒。没有过中耳炎的病史,耳朵也没有物理损伤。甚至在此之前,我都没有住过院。
但仔细回想,得病前一个月,我刚从前一家公司离职,准备进入新事业。规律的饮食和工作时间都发生了变化。得病前的一周,我为了赶一个稿子,有两天一直坐在咖啡馆,甚至连午饭都没吃,每天写8小时。得病前三天,我因为一直打嗝不停,用了憋气的办法,一天憋了三次,憋的眼前发黑。得病前一天,我去外地出差,一天陪两拨人吃了两顿日料,再赶当天最后一班高铁回上海。
但这些并算不上惨痛的磨砺。我也未觉得身体有任何不适。精神上也只不觉得疲累。脊椎和脖颈偶有不适,但那是伏案工作过的人都有的问题。其他病友也是类似,发病前,身体并未给出明确信号。就是突然一下,就没了。
我没有被这种突然性打击到。反而被命运的这种不可预测性迷住了。产生出一种更要好好抓住眼下,专注于让自己开心并能热衷的工作的兴奋。
连微信群里的病友都在说,感觉我得了这个病后,好像特别兴奋。是的,我还真有点兴奋。某种受了天启似的兴奋。

此前的人生中,我总因为选择太多,而无法专注于某件事。但耳聋,砍掉了我的一些选择,让我不得不专注于另一些。这某种程度上,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
物欲突然下降了不少。原先偶尔会去海淘网站上刷刷看有没有什么想买的电子产品。现在则完全不用看了。但相反的,会想对自己好一点。想要吃好吃的,去好玩且安静的地方。
另外,我想去练习日本剑道,锻炼从腰到脖颈的骨骼和肌肉。改善大脑的血液循环。
想要有意识的减少与人的当面沟通,想要更专注于写作和创意本身。
努力从文字中找到价值和意义。
那就这样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