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明天与合理反应

15年有件事,几个游客在青岛的餐厅吃饭,点了一份38元的虾。结账时才发现,不是38一份,而是38一只。40多只虾,要价1500多。一年后,跟我一个在深圳开饭店的亲戚聊起这件事,他却说很理解。现在餐饮成本都在租金,像深圳人流量最大的步行街,街口一个卖酸辣粉的店面,一个月租金可以要到几十万。他自己开餐厅,租约也是一年一签。今年刚投了百来万装修店面,房东立刻找来说要涨租金。直接涨到他没钱可赚。继续做,等于是赔本赚吆喝。不做吧,百来万的装修就打水漂了。他想来想去,只好歇业。
亲戚的这个说法,解释了为啥海鲜店要卖天价虾。因为说不定明天房东就涨租把你赶走。在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做的前提下,当然是能怎么坑就怎么坑。所以他们看似不理性的行为,恰恰是没有明天时的合理选择。
再看看身边,其实多的是这种看似不合理的合理选择。
就拿我身处的游戏行业来说,一开始大家做端游。端游做不下去了,做页游,然后改手游。手游做不下去了,做地方棋牌。地方棋牌做不下去了就直接开始做赌博游戏,做赌博游戏的,则从提供赌具协助结算迅速转到自己做庄。你说他们不理性吗?他们理性的很。我连钱都没赚到呢,说明影响范围不大,怎么会来抓我?就算赚钱了,大家都在做,凭什么先抓我?
再看互联网金融,最近有篇文章详细讲了整个行当怎么从一开始的美好愿景,迅速坠落至714高炮甚至55高炮的。你说他们不知道这是在击鼓传花吗?知道的。那为什么还要做?因为这雷不一定落在自己脑袋上。那就赚一天是一天,过一天算一天。不趁现在赶快捞两笔,将来怎么过活?
将来怎么过活?这个问题罩在所有人头上。
没房的想买房,有房的想节税。没钱的想赚钱,有钱的怕割韭菜,没权的怕被割草,有权的怕被清算。当所有人都觉得没有明天时,必然会做出看似不合理的的合理选择。
你我都掉进了这酱汤。或者说,你我都是这酱汤里的一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