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害思路

今天看到一个思路,太牛逼了。

之前我和朋友分析过一个模型。她想结婚生子,但是她又害怕男友花心(男友有出轨前科)。她觉得万一她怀孕之后男友再次出轨,她承受怀孕痛苦,而男方可以逍遥自在偷吃最后还白白得一个孩子,她觉得吃亏吃大发了。她来问我,怎么样才能保证不吃亏?

我那时候拨算盘给她分析。

你想生孩子对吧?
对。
但是怀孕这么长的时间有不确定性,因为一旦怀孕,出了事,你中途想下车,要么堕胎要么只能挨到生产,无论是哪一种都是身体损害。这个开弓没有回头箭,对不对?他中途可以毁约无损失反而有回报,而他中途毁约导致你损失惨重。
对。
那我们就把风险转嫁了。
怎么转嫁?让他生孩子吗?
不不不。你怀个别人的孩子,问题就解决了。

她不能接受。

我就又从头给她捋了一遍:
你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对不对?
对。
你想确保自己在怀孕期间利益最大化,对不对?
对。
只是怀孕这个事,没办法回头,对不对?无论堕胎还是生下来,你身体都受损,对不对?
对。
而如果他孕期出轨,那他是背叛了婚姻誓言,他违约而无任何惩罚,他还得到一个50%基因的孩子。换句话说,他违不违约,都会得到奖励。而如果他违约,相当于你实际受损,这让你觉得非常吃亏,对不对?
对。
那就把这个奖励提前抽掉。让他违不违约,都得不到他的奖励,那么你这一方自然不吃亏了。你找一个更好看的男人,怀了孩子,将来孩子生出来是你的。而他如果出轨了,孩子就可以明确与他无关,因为孩子100%是你的。

她表示拒绝。

我再一次捋一遍:
男女共同合作生育,是一场博弈。女方最吃亏的在于她一个人要承担所有的生育风险,而男性沾光的地方在于他后来花不花心,孩子都是有他50%的基因。简单地说,你不会因为守约而多得利益,可他不会因为违约而减损利益。你守约无奖励,他违约无惩罚。这个唯一确定、恒定的利益,就是孩子。对不对?
对。
那就把这个唯一确定的利益,给他偷换掉。这样一来,风险彻底转移,你守不守约你都有奖励,他违不违约都无奖励。这就是男女在生育风险上的转移。

她当时说,但是这样不公平。

可是女性受孕这件事,这个【怀孕生育惩罚】本身就不公平啊。女性承受了数千年,也从没有见男人心疼过女人,说这种风险太高了。
我们现在还只是在讨论一个生育投入产出模型,还没有真正做什么损害男人实在利益的事情呢,八字没一撇呢,就开始替男人觉得可怜了。那么多男人老婆怀孕时出轨,他们老婆不可怜吗?

后面我接触女权之后,发现了这八字真言:不生孩子,屁事没有。
不怀孕,女方不用承担孕后被绿帽的风险,男方不用承担孕前被绿帽的风险,你不损害我,我也不损害你,皆大欢喜。

而对应的则是男性这边

一直在思考类似的问题模糊觉得原因是这样

原本在大集体的社会模式下个人放弃个人生活服从组织安排来确保生活保障,获得安全感

但国家从经济角度考虑放弃了大包大揽个人丧失了安全感

当个人需要确保自己的经济安全乃至自由时就会将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选择纳入考量中

由此变成对经济越不自信,对生活中的一切选择越反复权衡,小心利弊。

结论就是,一切选择的前提都是对自己有利。在情感生活上,不能接受投资风险。必须包赚不赔。

或者说,她们不认为情感生活是有风险的。而必须是一项稳赚不赔的买卖。

如果在情感生活中,有一个赔和赚的基准点的话,由于情感生活是两人交易,是零和游戏。总有一个人赚,一个人赔。那么谁赚,谁赔?

当谁都不愿意赔时,这个交易就做不下去。

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是,意识到情感生活不一定是两人分瓜,而存在一加一大于二的可能。

关于暴动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Dimurjan(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29520445/

最后,关于抗议中衍生的破坏秩序问题,我想引用雨果在《悲惨世界》第十卷“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里的一段。重要的是雨果对这里所引的看法的评论,请自行搜索。雨果生活在将近两百年前,但是关于法国革命的这段评论,还是很有意义的。

“……对每件事都有一种自命为“正确思想”的理论,反对阿尔赛斯特的非兰德,居于真理和谬论之间的折中主义,解释、劝告、既有谴责又有原谅的杂拌儿,自以为高人一等、代表哲理的中庸之道往往只是迂腐之见。一整套政治学说,所谓中庸之道便是从这里产生出来的。处于冷水和热水之间的是温水派。这个学派,貌似精深,实是浅薄,它只细查效果,不问起因,从一种半科学的高度它责骂公共广场上的骚动。

这个学派说:“那几次暴动搅浑了一八三○年的成就,因而这一伟大事业的部分纯洁性消失了。七月革命是人民的一阵好风,好风过后,立即出现了晴朗的天。可是暴动又使天空阴云密布,使那次为人们一致欢庆的革命在争吵中大为减色。七月革命,和其他连连突击而得来的进步一样,造成不少潜在的骨折,暴动触痛了这些暗伤。人们可以说:‘啊!这里是断了的。’七月革命过后,人们只感到得了救,暴动过后,人们只觉得遭了殃。

“每次暴动,都使店铺关门,证券跌价,金融萎缩,市面萧条,事业停顿,破产纷至沓来,现金短缺,私人财产失去保障,公众的信用动摇,企业紊乱,资金回笼,劳力贬值,处处人心浮动,波及一切城市。因而险象环生。人们计算过,暴动的第一天使法国损耗了两千万,第二天四千万,第三天六千万。三天暴动就花了一亿二千万,这就是说,仅从财政的角度着眼,那等于遭受一场水旱灾害,或是打了一次败仗,一个有六十艘战舰的舰队被歼灭。

“当然,在历史上,暴动有它的美,用铺路石作武器的战争和以树枝木梃为武器的战争,两相比较,前者的宏伟悲壮并不亚于后者;一方面有森林的灵魂,另一方面有城市的肝胆;一方面有让-朱安,另一方面有贞德。暴动把巴黎性格中最有特色的部分照得鲜红而又壮丽:慷慨,忠诚,乐观,豪放,智勇兼备的大学生,绝不动摇的国民自卫军,店员的野营,流浪儿的堡垒,来往行人对死亡的蔑视。学校和兵团对峙。总之,战士与战士之间只有年龄的差别,种族相同,同是一些百折不回的人,有的二十岁为理想而死,有的四十岁为家庭而亡。军队在内战中心情总是沉重的,它以审慎回击果敢。暴动表现了人民的无畏精神,同时也锻炼了资产阶级的勇气。

“这很好。但是为了这一切,就值得流血吗?并且除了流血以外,你还得想想那暗淡下去的前途,被搅乱了的进步,最善良的人的不安,失望中的诚实自由派,因见到革命自己伤害自己而感到幸运的外国专制主义,一八三○年被击溃的人现在又趾高气扬起来了,他们还这样说:‘我们早说过了的!’再加上:‘巴黎壮大了,也许,但是法国肯定缩小了。’还得再加上:‘大规模的屠杀(我们应把话说透)固然是胜利地镇压了疯狂的自由,维持了治安,但是这种血腥的治安并不光荣。’总之,暴动是件祸国殃民的事。”

那伙近似高明的人——资产阶级——这样谈着,那伙近似的人,就很自然地感到满足了。”

藏拙

真正的创作应该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自己需求解决方案的过程。也许这些就是我们说的“石头”吧

说到石头,不妨聊一下 制作成本与体验收获的比例问题:

石头在三维世界中是各很好的东西,
不规则有面状结果的物体最能被玩家观众买单(这和玩具总动员之所以是塑料玩具为题材的故事同理,是因为当年塑料材质最容易在电脑上实现)

假空一个世界观比复制我们真实世界要好
我们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做GTA 三A游戏。

把东西埋在沙子里是好的 (旅 中 的小成本团队制作救命“世界观”)

光遇, 把东西悬浮,埋在云里 省资源超级技能

在三维动画,游戏中:

一切悬浮物都是非常低成本高回报的酷炫

一切自发光additive无影物体都是非常低成本高回报的酷炫

一切悬浮物都是非常低成本高回报的酷炫

一切不用物理光源,全亮的物体都是非常低成本高回报的反真实,风格化爆棚的独立游戏之印章

没有明天与合理反应

15年有件事,几个游客在青岛的餐厅吃饭,点了一份38元的虾。结账时才发现,不是38一份,而是38一只。40多只虾,要价1500多。一年后,跟我一个在深圳开饭店的亲戚聊起这件事,他却说很理解。现在餐饮成本都在租金,像深圳人流量最大的步行街,街口一个卖酸辣粉的店面,一个月租金可以要到几十万。他自己开餐厅,租约也是一年一签。今年刚投了百来万装修店面,房东立刻找来说要涨租金。直接涨到他没钱可赚。继续做,等于是赔本赚吆喝。不做吧,百来万的装修就打水漂了。他想来想去,只好歇业。
亲戚的这个说法,解释了为啥海鲜店要卖天价虾。因为说不定明天房东就涨租把你赶走。在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做的前提下,当然是能怎么坑就怎么坑。所以他们看似不理性的行为,恰恰是没有明天时的合理选择。
再看看身边,其实多的是这种看似不合理的合理选择。
就拿我身处的游戏行业来说,一开始大家做端游。端游做不下去了,做页游,然后改手游。手游做不下去了,做地方棋牌。地方棋牌做不下去了就直接开始做赌博游戏,做赌博游戏的,则从提供赌具协助结算迅速转到自己做庄。你说他们不理性吗?他们理性的很。我连钱都没赚到呢,说明影响范围不大,怎么会来抓我?就算赚钱了,大家都在做,凭什么先抓我?
再看互联网金融,最近有篇文章详细讲了整个行当怎么从一开始的美好愿景,迅速坠落至714高炮甚至55高炮的。你说他们不知道这是在击鼓传花吗?知道的。那为什么还要做?因为这雷不一定落在自己脑袋上。那就赚一天是一天,过一天算一天。不趁现在赶快捞两笔,将来怎么过活?
将来怎么过活?这个问题罩在所有人头上。
没房的想买房,有房的想节税。没钱的想赚钱,有钱的怕割韭菜,没权的怕被割草,有权的怕被清算。当所有人都觉得没有明天时,必然会做出看似不合理的的合理选择。
你我都掉进了这酱汤。或者说,你我都是这酱汤里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