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纽约时报

在看一个关于纽约时报的纪录片。主要是说在互联网时代,纽约时报和所有其他纸质媒体一样,受到重创。发行量下降,股价下跌,裁员,降低预算。而人们还在不停的问,纽约时报会在什么时候关门,甚至是在问,纽约时报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

这个名为“page one”的纪录片里阐述的正反两方面的意见,在news room里面也有讨论。一方面,在这个自媒体的时代,人人都可以用博客发表自己的意见。人人都可以用twitter发布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人人都可以用手机拍摄重大事件的照片或视频并在youtube上发布。那么,还需要专门的新闻媒体吗?另一方面,人们并不苛求新闻的真实性与公众性,而更关注新闻的话题性和娱乐性。任何重大事件,如果没有持续报道,都会在一周内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人们不再需要新闻,而只是在消费新闻。人们看新闻不再是为了确认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重大转变,而只是想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转变。因为,有趣与否,是否可作谈资,已经变成了新闻和人们之间的唯一关联。
在这样的现状下,一个关注重大问题,精心组织材料,反复核实材料的真实性,尽可能在报道中不偏不倚的新闻媒体的价值何在呢?当商业上的价值被剥离后,道义上的价值是否能构成新闻机构存续的理由?甚至从长远而言,当互联网形成自发的新闻平台,有当事人爆料,有现场的第一手照片转发,有独立博客的选题和评论,我们是否还需要一个专业的新闻机构。这就是纪录片里所讨论的那个问题。

我觉得,现有新闻机构,除了作为官方喉舌的存在外,其价值和意义都将被削弱,直至演变成某种针对精英的专门服务。而普罗大众,则沉溺于娱乐和自我满足中,逐步放弃对重大事件的知情权。未来不会是1984的未来,而是“美丽新世界”的未来。
纽约时报,时代周刊这样的新闻媒体,正如曾经的南方周末,财经,三联生活周刊一样。通过挖掘真实,深入和公正的报道来获得收益。他们向“沉默的大多数”发出声音。并成为一种“反作用力”阻止大众沦为“乌合之众”。而这种反作用力,是通过其经济利益驱动来保证的。

设想吧,如果没有纽约时报,对五角大楼泄露的越战报告的持续报道。如果纽约时报在白宫的压力下停止了相关报道。是否还会形成针对越战的反抗声浪。
设想吧,如果一个互联网新闻平台,其存在的全部目的只是为了浏览人数,他会将wikileak发布的文件进行解析并深入报道,还是将观众的注意力转向了发生在国内的民警骚乱或明星绯闻。

当新闻媒体无法通过报道真相获取利益,那么去报道真相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弱,“反作用力”就会越来越弱。互联网是无法自发提供这种“反作用力”的。因为互联网并不具有凝聚注意力的力量,相反,它倒是格外擅长分散人注意力。人会天生的关注那些娱乐性的,消费性的,可堪一笑的,可堪一转发的东西。互联网的出现,则让人们向着碎片化,扁平化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让这个世界向“美丽新世界”迈进了一大步。在这样的前景下,纽约时报这样作为“反作用力”存在的媒体就显得尤为重要,甚至是必不可少了。
但尽管如此,这些纸质媒体的前景确实不太乐观。正如newsroom所说,新闻频道正逐步沦为招牌。成为一个电视网络不赚钱,但却必须存在的招牌。而一个无法以经济收益去衡量的行当,就太容易受到来自经济收益的影响,并屈服于各种外界的压力。或许最后,新闻媒体会将自己降到只比互联网新闻高级那么一点点的地步。面向的人群高级一点点,预算多一点点,报道深入一点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却是弥足珍贵的一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