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小说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注定产生的影响就在这一股冒犯的力量;它不时会找到一个新的对象,一个尚未被人类意识到的人类自己的局限。”

“当小说被写的中规中矩的时候,当小说应该反映现实生活的时候,当小说只能阐扬人性世情的时候,当小说必须吻合理论规范的时候,当小说不再发明另类知识、冒犯公设禁忌的时候,当小说有序而不乱的时候,小说爱好者或许连那轻盈的迷惑也失去了,小说也就死了。”

——摘自《有序不乱乎》,《小说稗类》,张大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