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io60 S1 E22 和失去的东西

刚看完日落大道60号第一季的第22集。有人告诉我这是这个节目的最后一集。我没有去求证,不过姑且听信。

我是 Aaron Sorkin 的fan。从知道West Wing 是由这位天才的剧作家兼制作人创作的之后,我就成为了他的big fan。以后或许我可以就 West Wing 说点什么,但不是今天。今天,我要说,Studio 60 S1E22 比我想的要差。

或许是不得不给故事画上句号,这一集里充满了过于匆忙的转折和过于刻意的巧合。仿佛古典戏剧中人工降神一般,突然之间,一切各归其位。相互隔阂的变得相互理解,身居险境者得救,错误被解决,误解被澄清。皆大欢喜。故事完结。观众们满意的拍拍屁股站起身,不满意者如我,大概只有在BLOG上发发牢骚。

说到这里,我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少牢骚可发。创作是一个技术活,尤其是当你还要考虑市场的时候。创作者不得不为结构、人物、语言绞尽脑汁。还要为成果负责,及时跟进市场反馈,调整创作方向。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已对那些虎头蛇尾的作品见怪不怪。因为看着他们时,我都会联想到那些被折磨的筋疲力尽的创作者,并对他们抱以某种同情。而Aaron Sorkin 则做的比所有那些人好得多。更何况,我的编辑好心的每个月催促我一次,Aaron Sorkin则在节目播出数个小时候就可以拿到收拾数据。他的日子比我难过。认识到这一点让我觉得实在不应对他过于苛责。

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一直在写基因战争2。在基因战争1完成后的一年半里,写完这篇后续变成了我生活里的一件大事,而奇怪的是,我却提不起精神来完成它。最初想到这个故事时的兴奋已理所当然的消失殆尽。稿费、出版机会之类的诱惑也令人惊讶的失去了吸引力。每天我无可奈何的打开电脑,想着“噢,又来了”,半小时后我就转向了别的什么——阅读、游戏或者Studio 60之类的。而每天,我仍然这样周而复始。为了提起兴趣,我把小说分解成无数片段,尝试了无数种方式来将他们彼此连接。我甚至用EXCEL做了一个卡片簿来调整故事结构。而一切的一切只是让写作变得更加技术性,更加无趣。

但技术性并没有什么不好。意识到这一点,并意识到自己和6年前在大学里写《继续砍树》时有了多大的区别,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曾有一段时间,我的创作更多的是出于冲动。总有那么几个想法,让我不得不在迅速的把他们写出来。如果我没有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抓住它们,它们就消失了。那时写作不需要驱动,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除了写作之外,无事可做。但我确实长时间的把自己按在冰冷的教室里的冰冷的凳子上。埋头奋笔疾书。对他人怪异的目光视而不见。而现在,我会因为一张过硬的凳子而坐立不安。

我想我只是过于懒惰了。有些东西已经从我身上消失了。那些我曾以为永远不会消失的。真可笑,不是吗。在大学时,我相信高中时代的某些东西已经从身上永远的消失了。而现在,我相信大学时代的某些东西已经永远消失了。但我却始终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