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放进去的部分

赵由华睁开眼时,仍觉得昏沉。好像头上缠了一圈铁链,太阳穴上的血管被勒的一跳一跳的。
四下里一片昏黑。只有鸭绒枕头的触感无比真实。中央空调的换气声,床单摩擦的沙沙声过了好一阵子才浮出来。而在这一切之上,是重重的的敲门声。
隔着被子和枕头,那敲门声仍轰轰的砸在他耳朵上。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巨浪抛来抛去的小舟。
他从床上坐起来,在起身开门还是缩回被子之间纠结了一下,才不情不愿的伸出脚,踩在地毯上。
站在门外的是刘颖琪。她身上穿着一件鹅厂的外套,头上是顶红色绒线勾的帽子,更衬得她脸色煞白,眼圈黝黑,兴许是冻惨了。她一边喘气,一边发抖。那样子比她在电影里的扮相生动多了。
“姐,你怎么来了?”赵由华揉着眼睛道。
“你是不是想搞我?”
赵由华只觉得后颈上泛起一溜凉意,嗖嗖的就奔着下边去了。然后他下边那玩意就缩了,几乎缩进肚子里。
“姐,这玩笑不能乱开啊!”
赵由华确实被吓到了。
别看两人姐姐弟弟叫的亲密,可要对刘颖琪出手,他还真没这个胆。
出来之前,芳姐就叮嘱过,千万别有借鸡上位的打算,想都不能想。刘颖琪那是自带三千万粉的流量大咖。之前打过这主意的,都被她的经纪公司按在地上摩擦成渣了。
电影整个宣发跑下来,这姐姐的酒店一直是单独订的。确切地说,是剧组先去问了她订的酒店,再给其他人另外订的。
赵由华还没想这么快告别演艺圈,先拉住门把手,往前挪挪挡住进路,心底已经在盘算该怎样有理有节又不失风度的拒绝。是先给她经纪打电话呢,还是悄没声息把人送回去,真得好好斟酌一下。
然后刘颖琪就一脚把他踹进了门里面。跟着扑上来,骑在他肚子上,两手揪着他浴袍,一副死也要拉上他殉情的神情,大吼着:“说,是不是你搞我?”
赵由华还在庆幸这姐姐来的匆忙,没穿下午首映会上那双恨天高,不然刚才那一脚就要出人命了。听到这没头没脑的追问,只能反问:“姐,你说啥啊?”
刘颖琪举起一手机,按下播放键。赵由华定睛一看,屏幕上一对赤裸裸男女在滚床单。女主角漂亮的不像是拍这种片的,五官像刻出来的,曲线像揉出来的。动作优雅,神情投入,一推一就间闪着致致肉光,更让人挪不开眼睛。话说回来,这女主角有点眼熟啊。
等等,这不是刘颖琪吗?
赵由华从屏幕上拽开眼睛,抬头瞪着刘颖琪。大约是他嘴张的太大了。刘颖琪直接一个嘴巴子就扇了上来。
“再看看,给老娘看清楚了!”
赵由华再埋头去看,刚才光顾着看女主角去了,这一看,他才发现,男主角竟然是赵由华!竟然是他妈赵由华!竟然是他赵由华!
赵由华也顾不得被刘颖琪骑在身上了,只抓着手机把男主角露脸的部分翻来覆去看。一边看,一边骂:“我操,我操,我操!”
“操个屁啊。你还没操够吗?”刘颖琪怒吼道。
门口一声尖叫。刘颖琪回头,一个矮胖女人站在门前,两眼圆睁,双手捂嘴,就差把“我看见了什么!”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赵由华从她身下探出头,看见那女人,忙叫了一声:“芳姐!”
“我不是芳姐,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没来过。我在睡觉!”芳姐嘭的一声关上门。
刘颖琪一愣,猛然醒悟,对着那道门怒吼道:“李贵芳,你他妈的给我滚进来!”
屋里屋外静了好一阵子,门才打开。芳姐仍在门前,连位置都没变过。
“你自己看!”刘颖琪把手机往她手上一扔,“是你们搞的不?”
芳姐就比赵由华冷静多了。她把视频进度条前后一拖,立刻明白怎么回事,抬头就问:“哪儿来的?”
“狗仔王寄过来的。”
“开什么价?”
刘颖琪愣了:“真不是你们?”
她看看赵由华,再看看芳姐,下意识问:“可除了你们,还能是谁?”
芳姐当即反问道:“我们家的后援团可都是小姑娘,跟你搞在一起,她们还不得粉转黑了?”
刘颖琪面色一红,大约是也想通了这茬,就从赵由华身上起来,冷冷道:“反正我们家威廉已经在跟对方谈了。如果没谈拢,这盆脏水也只能泼在你们头上。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
赵由华的冷汗刷的就冒出来了:“我操你个狐狸精,你惹出来的事,别他妈带上我!”
刘颖琪一脚踹在他大腿上,转头愤愤出门。
赵由华捂着腿,疼的直哼哼,一转头看见芳姐正像老鹰盯着小鸡一样盯着他。
“芳姐,怎么办啊?”
“小赵,你真没跟那个狐狸精上床?”
“操,”赵由华怒道,“刚才那视频你也看了,我比他长啊!”
芳姐下意识朝他两腿间瞥了一眼,又转开头:“我怎么知道你有多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