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站

晚上9点,北京站地铁 D 出口。
还未走完台阶,便听到了带着吉他伴奏的歌声。一名年轻男子在地道出口处靠墙坐着,抱着吉他自弹自唱,身前铺着白纸。身边是两三名同伴,或坐或蹲的簇拥在他身边。
抱着吉他的男子旁若无人的唱着民谣,他的同伴们低声的谈笑着。他们身前的白纸上什么都没有。而他们似乎对此并不在意,脸上带着怡然的笑容,旁若无人的或弹或笑。甚至还有些许的自得。
记得在两个星期前,也是来赶晚上九点左右的火车,便看到他们。那时他们身前的白纸上写着抵制日货,勿忘国耻。一下子便觉得他们比那些在论坛上高喊着给日本人来次种族灭绝的愤青们来的可爱得多。
从地道口出来,去到不远处的超市买晚餐,便看到一名穿着牛仔服的长发男子蹲在地上打电话,一旁的柜台上斜倚着他的吉他。身前散乱着一些零散的纸币。粗粗一眼看去,大多是些五毛或者一块的零钞。他一手抓着手机,带着满不在乎的笑容对着话筒里的什么人笑骂着,一手攥在身旁,仔细看一眼,才发现那是些五块十块的钞票。过了一阵子,电话打完了。他就把地上那些零钞一张张捡起来,抚平收齐,攥在手里。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丝毫没有难为情的样子。带着和他的同伴们一样,旁若无人的悠然自在。

然后就觉得,北京真是一个奇妙的城市。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仍然存在着独立的自由的与物质无关的生存方式。而在上海深圳之类过于经济化的城市中,这样的人和生存方式则已经消失殆尽。
就到这里吧。在写下去,就变成了对城市性的讨论。还是挂在这里,以观后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