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说说那款游戏

这里先把话说清楚。

赤烛开发团队已在FB上PO文说这是一个美术的自把自为,游戏本身并无此意,并以本人署名的方式划清界限。这些努力把整个赤烛,把所有开发者钉上十字架,树成先行者牺牲者的人可以歇歇了。自始至终,这就是一个没有职场道德的人的自把自为。你们说这是一个人发表意见的权利和自由。那么,

这款游戏的本意何其无辜?抱持本心制作恐怖游戏的其他制作者何其无辜?协作者、投资者何其无辜?卖力安利的主播玩家自来水何其无辜?

这个“异议者”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声音强加于别人的声音之上,这跟这个“异议者”所反对的又何其相似?只因为其行径更加偷鸡摸狗,更加卑三下四,就成了英雄了?你们对民主自由的定义到底是怎样?

——————

早上看到微信群里有人在说“那款游戏”的美术问题时,我还以为只是一个美术人员偷偷夹带私货。还在群里为制作公司辩解说,一个美术内容体量这么大的游戏,又是由一个这么小规模的游戏公司开发出来,制作人很难全面审查游戏的美术内容,只能信任共事者的职场自觉。然而就是这信任被辜负,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什么后果呢?

1,那款游戏在steam原本95%的好评。在消息传开后,被刷到了61%的好评。说刷这个字可能不恰当。steam的机制是只有购买者的评价才会被用来评分。这意味着这些差评不是刷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玩家在用脚投票。几小时后,这款游戏在大陆地区被下架。同时开放对所有大陆地区购买者的退款。这样一款可以在国内卖上百万套,收益数千万,再现太吾奇迹的游戏,就这么告别了规模最大的中文市场。从它在国内上线计起,只有不到90个小时。

2,那款游戏的火爆,有赖于大量UP主,游戏主播的自发安利。多少人一边喊着不敢玩,一边点开视频看别人通关。多少人一边敲着前方高能的护体弹幕,一边向朋友推荐这款国人制作的恐怖游戏。而其中,又有多少人因此掏钱支持,哪怕并不会真的打开游戏。而事情发生后,所有相关视频全部下架,所有曾直播这款游戏的up主发文道歉。所有那些向朋友推荐这款游戏,帮助这款游戏扩散其影响的人,都在为之前的安利道歉。为自己会喜欢这样的一款游戏道歉。

3,那款游戏国内市场的发行商indievent,投资商维晶科技都宣布终止与游戏开发者的合作。大陆发行商有审查内容的责任,目前已正式公告自查。维晶科技是一家总部在上海,有超过15年历史的游戏外包公司。此次作为“那款游戏“的投资方,也已发表声明称未参与,未干涉游戏制作,并依合同追究开发方责任。可想而知这两家公司如何在事情爆发后立即采取措施,才能在周六上午发出这样的公告。而公司内的法务、媒介又该如何焦头烂额。

4,从夹带私货的美术素材来看,这不是一两个底层的小美术可以私自放进游戏的。一定是一个具有较高职级的美术人员的主张。以这家公司的规模来看,很可能是公司美术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目前,游戏开发者已在FB上放出正式的致歉公告,最后是以个人人员名义联署,而非公司整体表意。这意味着夹带私货的很可能是公司持股人之一。经此一事,大家只有彻底分道扬镳一途。而对大陆市场仍保有希冀的成员,则必须另换身份和公司重新开始。甚至因此在吸纳投资和寻找合作伙伴方面,遇上重重困难。

5,经此一事,关于steam平台的可控性问题又会被提到台面上。此前steam因为无需版号即可面向国内用户销售游戏,且审核标准较为宽松,而引起很多人的担忧。而作为游戏开发者,则更担忧因为未来会有更多这样夹带私货的游戏出现,导致整个平台被质疑,进而被整体封禁。对于许多寄望于这个平台来赚钱养家的游戏开发者而言,无异于断绝生路。会让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本土原创游戏,再无出头之日。

是的,你可以说我不去怪罪问题本身,而怪罪那些指出了问题的人。

但我想说的是,你要贴传单,你上街啊。你把传单藏在那些供你养你的衣食父母家里是什么意思?

此次事件之所以闹这么大,就是因为很多人——包括游戏圈外的,甚至不玩游戏的人,有感于这款游戏的制作精良,表意之美,掏钱购买之余还自发安利。让作为一项艺术的游戏,能够将其美好的无用之用辐射到游戏人群之外。而当这些粉丝们把这枚包装精美的糖果喂到别人嘴里时,发现这糖里包的是毒。所有人,无论它愿意吃糖还是愿意吃毒,都必须站出来划清关系。为自己洗嘴洗手洗地。同时做实了这款游戏包藏祸心,游戏圈祸水横流,steam平台罪无可恕,文化审查势在必行。

是的,你可以说我们应该去责怪制度,而不应责怪站出来挑战制度的人。

但你做一款“this war of mine”,做一款“Papers, Please”,你清晰的表达你的意思。那些支持你的人为你叫好,那些不支持你的人对你嗤之以鼻。那些不关注的人,他们不关注就好了。而你在自己游戏中夹带全然无关的私货,让所有不管支持不支持的人,都被卷进来。成为你意见的一部分。不,这个夹带私货的制作者,他根本不关心玩游戏的人的意见。他的目的也不是让玩游戏的人了解他的论据,领悟他的观点,进而支持他的意见。他就只是把自己藏在暗处,捂着嘴偷笑着,在心里喊着,瞧啊,你们都上了我的当了吧?

这才是最可恶的。

这不是寻求自由。因为即便是自由,也存在着对他人的尊重,对边界的尊重。而这样的行为,损害了边界,侮辱了他人。这是对寻求自由这桩义举本身的侮辱与损害。

这才是最可恶的!

——————

我认为事情的本质是:一个人,用不合适的方式,在一个多人合作的商品中,偷偷放入了一个观点。

但我没想到很多抱持同样观点的人,完全无视了游戏的本意和其他制作者的道歉,大喊着因为观点正确,所以方式没问题,他们真的玩过这款游戏吗?他们真的知道这款游戏为什么受欢迎吗?这和他们反对的“目标正确所以手段正确”有什么区别?这和他们反对的“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有什么区别?

自始至终,我无意讨论观点的正确与否。但坚定认为这种方式不正确。以此做结,我不再阐述我的观点。因为我不再维护此文下的评论,还请在本文下继续讨论问题的朋友,不要人身攻击,对言不对人。也欢迎大家各自撰文阐述观点。

感谢各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