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

大学时,曾在广播站当过播音员。

虽然那是一个付出很多而回报很少的地方。 但回想起来,却并不后悔。

因为那群人,也因为那个地方。也因为,那是大学时代。

离开校园后,过了这几年。本以为那些时日已渐渐淡去。可今天才明白,那一切早已变成了深深的刻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