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群

传统的公共社会是按照地域、民族或者阶层划分的,从人类诞生就已自然形成,为什么21世纪的公共空间还要按照公元前的方式来划分呢?也许有一天,群岛会变成岛群,现在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斗争与关系,将会变成岛群与岛群之间的斗争与关系。

另外一个疑问是,在极权社会下不存在公共人,在高度法制的社会下,公共人是不是也会衰落呢?在社会高度不公,危及个体利益的时候,普通人会挺身而出,比如变成最牛钉子户;在个体利益和安全不受侵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需求推动着个体去承担公共人的权利和义务?
就像卢梭说“人生而平等,却无往不在枷锁中”曾感动激励无数人,但另有一些人却讥嘲这是胡话,Joseph de Maistre就说卢梭此语好比说“羊生来爱吃肉,却一直在吃草”一样。Joseph de Maistre也许比卢梭更诚实、更犀利地看到,人从未本质上平等过,但对人们来说关键的是:1)“平等说”满足了反对现有秩序的需要;2)人们感受到的不是那种绝对化,而是一种相对性:即现在不如以前平等了。同理,桑内特说的理想公共人也许不存在,但无疑在工具理性高度发达之后,现代人的确比前代人在异化、隔离、孤独等方面是加重了。
网络作为一种技术平台是中立的,但按照媒介生态学的观点,每种媒体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不论好坏。从口头传播到文字、到印刷文明、到电视时代,这一点《娱乐至死》中讲得很清楚。也许我们要再过若干年才能看清楚网络对整个社会的深刻冲击。
博客文章的讨论
吸引我的是那句“群岛会变成岛群,现在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斗争与关系,将会变成岛群与岛群之间的斗争与关系”
这确实是未来的社群关系变化的一个可能方向。
互联网持续将人群分裂又聚合,最终,让兴趣志向相近的人们靠拢,形成传统社会无法想象的隐秘而紧密的联盟。
这种联盟进而导致整个社会进而国家的分裂。
可以设想到种种激动人心的情景:
私密的结社
不同社会阶层间独特的文化倾向
从文化的对抗、经济的对抗到暴力对抗乃至革命
不过都只是科幻小说里才可能出现的情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