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不能成为意义

床前一直放着一本新闻媒介史,主要介绍美国新闻媒介的发展历史。16开,数百页,厚重的可以用作杀人凶器。
这本书具有神奇的催眠效果。每次睡前翻看,哪怕之前喝了咖啡也好,喝了浓茶也好,不出十页,便困意上头。
我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对这睡前读物,更是今天看了明天忘。经常连昨天看到什么地方都不记得,还要重新看起。前两天时,不由得突然疑惑——这样翻看究竟有何意义?
我是经常本末倒置的人。当初为了写奇幻小说,买了大量的历史书籍,以期了解中世纪的国计民生。结果最后奇幻小说没有写出来,倒是养成了对中世纪历史的爱好,以及对历史类书籍的鉴赏能力。而最近,为了写科幻小说的关系,又开始大量购置当代的政治、媒体、经济和科学方面的书籍。除了将这美国科班的新闻教材当作睡前读物外,还整天捧着留美学者的政治笔记类的杂文集子,以至于被人喻为高深。
但是想深一层,这样的知识,究竟有何意义?
美国政治体制,中世纪经济模式,宗教信仰的前后变迁,这些东西又不能在日常的工作中学以致用。那么,花时间把这些东西放在脑子里究竟有何意义。
这根什么艺多不压身,知识改变命运之类的箴言毫无关系。如果真的有心,大概应该把时间花在编程和二外上,而不是这类连跟人谈笑时都用不上的东西。
想到这里,不由得骤然惊觉,我把阅读本身当作了意义。而全然忘记,这阅读本应当服务于写作。单纯的获取知识,并无任何意义,如果没有将这知识储备转化为创作源泉的习惯性的写作,那么阅读本身并无意义。甚至可以说,这种阅读不是学习,而是自认为学习,但实际只是类似小说阅读的浅薄行为。
我想,从阅读中获取快感,实在是太方便不过的事情。不论是看起点上的yy小说获得的充实感,追看小说的期待感和松释感,还是如前述了解这些所谓知识时获得的存在感。都来得那么轻松。而这种轻松感,在这沉重的现实中,实在是再方便不过的逃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