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互联网

通过方军的博客看到这样一段话,觉得很有意思,现摘录如下:
××××××××
今天中国的互联网不仅仅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这本来没有什么,社会本身就会藏污纳垢),同时它还成了某些扭曲的非理性思潮的摇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三种思潮:狭隘民族主义、经济沙文主义和流氓无产主义。

有意思的是,狭隘民族主义、经济沙文主义和流氓无产主义虽然各有各的特点和表现形式,但是它们的携带者们在灵魂深处却有一些相通之处:他们大都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朴素价值观;往往喜欢用是非判断代替逻辑推导;往往会诱导人们用情绪主宰(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屠宰)理性;往往不尊重游戏规则和现有秩序。当然,它们也有不同之处:狭隘民族主义往往源于自卑,经济沙文主义往往源于盲目的自大,流氓无产主义则往往是因为自卑碰上无耻。

狭隘民族主义的经典表现包括:永远觉得别人在算计自己,满腹狐疑;最怕被别人占了便宜;只要发生国际争端不分青红皂白一定是别人的错;可以自己骂娘,但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哪怕那些不好是客观存在;对爱国主义进行极端化和片面化的扭曲;喜欢用“汉奸”、“走狗”等已经快被淘汰了的中文词。经典案例:徐工股权转让、娃哈哈-达能之争等。
经济沙文主义的经典表现包括:盲目认为自己无比强大、无所不能;喜欢宣扬自由拥有最大的这个最高的那个;动不动就要抵制和制裁别人;对比自己弱小的伙伴或对手缺乏起码的尊重。经典案例:家乐福事件。
流氓无产主义的经典表现包括:整天骂骂咧咧、斜着眼看世界;不是用大脑支配语言,而是通过语言达到高潮;凡事都喜欢从消极的方面去想;宁肯自己不爽也不能让别人爽;具有强烈的仇富心理,喜欢看名人、成功人士出事,喜欢看热闹。经典案例:王石地震捐款事件。
××××××××
作者是:王冉
原文地址如下: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65bc101009vhm.html
××××××××

所举的三个例子并不一定正确。参与这些事件的人,并不能单纯的一概归于对应的定义下。而且因为作者本人的立场,这种定义和划分是否有偏颇也值得商榷。
但不可否认这三种心态确实在互联网上泛滥。而这是2002年前后的中国互联网人群所不能想象的。
但原因是什么,是互联网上发表意见的门槛降低,导致此前被这门槛挡在外面的群众的暴力泛滥,还是由于这三年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的偏颇导致人们的心态被扭曲。抑或仅仅是互联网人群和心态被有意识的引导到了这样的境地中?
我觉得第一个是主因,第二个是诱因。第三个,有点像1984了。但谁知道呢……毕竟,会思考的互联网和不会思考的互联网,哪个比较危险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与其面对危险,不如让那些危险被浮躁的喧嚣所掩盖。

《我们的互联网》上有2条评论

  1. 个人觉得,被压抑了千年的某种情绪,在我们这个时代,找到了相对安全的释放渠道,于是——水到渠成。
     
    然而水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了呢。
     
    P.S:关于<1984>,点火之后坐享其成的人怕是不少,然而现在,他们怕不会总玩火而不烧到自己那双嫩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