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暗黑破坏神2剧情历史背景

暗黑破坏神2剧情历史背景

世界初  战争(the great conflict)将要开始……
-990  天使Izual手持圣剑”碧蓝怒火”对熔炉的所在地展开了猛烈的攻击,但失败了。

-985  邪恶的”黑暗之爪”(shadowfang)从地狱的熔炉中诞生。
-480  原罪战争(the sin war)开始。
-40  Inarius进入人类的领域,并开始建造他的大教堂。
-30  Inarius开始围攻憎恨之魔神Mephisto的神庙。
-25  Mephisto击溃Inarius,并荒废他所建立的大教堂。          
-10  各种神秘的魔法组织开始一一建立。
1  vizjerei成为其中最大最有力量的组织。
240  Horazon和Batak成为该组织的领导人。                 
250  Batak经不起诱惑而转入黑暗的阵营。
510  黑暗三大力量被流放。
520  三大魔神被流放到人间。
1005  凡间被三大魔神搞得大乱。
1010  Horadrim组织成立。
1025  Horadrim追赶Diablo到了西方世界。
1050  Baal被Tal Rasha监禁。
1100  Horadrim在Khanduras捕获Diablo。
1120  Horadrim数量减少。
1140  Horadrim开始分裂。
1145  Mephisto和Baal被灵魂之石封印。 Mephisto被安置于Kurast的Capitol。
1180  西方的帝国Westmarch兴起。
1230  Zakarum教派开始于Westmarch蔓延。
1240  Leoric成为Khanduras的国王。
1245 Leoric被Diablo控制,Lazarus释放Diablo。
1250  出生于Tristram的英雄用自己封印了Diablo,并转往东方大陆。

暗黑破坏神一

Librarius Ex Horadrim:

书目一:天堂与地狱

巨大的冲突

QUOTE: 自从世界的开始以来,光明与黑暗就陷入了无休止的战争:巨大的冲突,它的胜利者将从无数硝烟与灰烬当中站起,成为所有生物的主宰。出于这样的结果,天堂里的天使们都主张严格地训练军队。Seraphim的武士们挥舞着被光明祝福的正义之剑与黑暗对抗。天使们相信只有纯粹的纪律才可以完全恢复世界的秩序,然而处在燃烧着的地狱的魔鬼们坚持只有纯粹的混乱才是世界的真谛。

战争跨越了时间与空间,并常常侵犯着真理的边缘。从Crystal Arch,天堂的核心,到神秘的地狱锻造炉,这场无休止之战的战士们跟随着斗争的足迹去到任何地方。英雄们的传说被记载并受到崇敬。

在这些英雄之中,最伟大就是Izual,大天使Tyreal的副将,手持神圣的碧蓝怒火。他曾向地狱的核心发动了一次猛烈的进攻,在地狱的黑暗恶魔之剑shadowfang将要完成的时刻将其摧毁。他本想将地狱彻底击垮,但那是一个他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使命。Izual最终被混乱军团击败,悲剧性地败给了黑暗。他的命运证明了一个事实—-天使和恶魔应无畏地进入任何他们的敌人所居住的领域。

虽然这场巨大的冲突燃烧得比任何一颗星都热,持续得比任何一颗星都久,但始终任何一方都不能长久地占据对方的领域。双方都发现了一些方法能够随着他们的喜好而改变战争的潮汐。随着人类国度的诞生和成长,巨大的冲突开始进入神秘的停顿。双方的军队都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僵局,等待着人类最终的选择:天堂或者地狱。人类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能在光明与黑暗之中进行抉择,并且也许,这将关系着这场巨大的冲突的结局。由于这个原因,天堂与地狱的力量都相继进入人类世界,试图影响人类的选择…………
原罪之战

QUOTE: 即将来临的巨大的冲突在人类世界被称为”原罪之战”。天使和恶魔们都相继将自己伪装成人类并进入人类世界,试图秘密地将人类引入各自的追随者行列。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暗的力量察觉到人类对于暴力的反抗远大于对程度较小的压迫,而从此开始了对人类的统治。而天使们则努力抵抗恶魔对人类的压迫,但他们过于频繁的简陋得可怜的方法和严肃的惩戒只是成功地使自己疏远了他们所要保护的对象。

原罪之战中,暴力的战斗时常发生,但很少被拥有”属灵的眼睛”的人类所记录。只有在众多人类中极少部分的”受祝福的”灵魂能够对于这些超自然的事物有所反应。部分力量强大的人类出现并接受了原罪之战的挑战,有些与天使为伍,也有些与地狱结盟,这些伟大的人类战士的事迹被流传下来,赢得了后人的尊敬,当然也有唾骂。虽然屈服于这些强大的人类的恶魔并不多,但他们仍然咒骂这些人类的存在。他们之中的许多都相信,被这些突如其来的人类所带来的”死亡之锁”,对他们这些”高等”生物来说是绝大的耻辱,是对他们的固执的抵抗。

对人类的妒嫉开始升华,恶魔们发动了无数可怕的针对人类的行动。一些人类意识到了这深刻的憎恨并利用它来对抗地下的敌人们。召唤师Horazon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乐衷于召唤恶魔们并使他们听命于自己的意志。Horazon和他的兄弟Bartuc都是东方的被称为Vizjerei的魔法家族的成员。这个神秘的家族研究恶魔们的行为并将其记载流传给其他人。

由于这个原因,Horazon能够得到Vizjerei的成果并将其用于自己的目的。地狱的恶魔们千方百计都向这个人类寻仇,但Horazon总能很好地将自己隐藏在自己神秘的庇护所里。Bartuc,Horazon的兄弟,最终被黑暗的势力所引诱。他被给予了强大的能量并延长了寿命,让他与地狱一起对抗被诅咒的Vizjerei,在这场原罪之战中最终面对他自己的兄弟–Horazon。虽然Bartuc在人类战士中是受人尊敬的,但他的地位使接下来的战斗中的人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对鲜血的无法满足的欲望占据着他的所有想法和行动。Bartuc开始变得无比残暴,对于鲜血的追求使他沐浴在杀人的快感中。很快地,他便被人们称为鲜血之王。(The warlord of Blood)
黑暗的放逐

QUOTE: “7是来自地狱的力量,同时也是代表着魔王的数字。”

Duriel,痛苦之王

Andariel,折磨女王

Belial,大话之王

Azmodan,原罪之王

这是那些仅次于3大魔神的魔头的名字。他们都在炼狱中统治着属于自己的领域,寻找着对他们的地狱同胞们的绝对统治权。当这四位力量仅次于三大魔神的魔王们忙于权利的竞争时,三大魔神正掌控着地狱的绝对统治权。面对这样的情况,4天王开始了黑暗邪恶的夺权计划,于此,黑暗流放的传说开始了它的旅程。

Mephisto,憎恨之王

Baal,毁灭之王

Diablo,恐惧之王

他们是地狱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用他们黑暗的力量管制着地狱。三个魔神兄弟对四天王实施着暴力与恶毒的狡诈兼并的统治,作为恶魔中最强壮和最年长的三兄弟,他们对对抗天庭的无数胜利有最大的作用,虽然他们从没有长久地影响过光明的力量,但他们仍旧使他们的敌人感到恐惧。

随着人类的崛起和巨大冲突的停顿,三兄弟开始将他们的注意力投入到人类世界,三个魔头发觉到人类将成为他们战胜天堂的关键钥匙,但这将改变他们从一开始就酝酿的计划。这个变动致使许多低等恶魔开始质疑他们的首领,并引发了三大魔神与其手下的冲突。

三兄弟忽略了一个事实:他们的手下开始相信他们的举动是惧怕与天堂持续开战的表现,在经受了战争停顿的挫败后,Azmodan 和 Belial看到了从三大魔神手中夺过地狱统治权的机会, 二个魔头与他们的兄弟签定了一份和约,并对他们说:这不幸的人道主义瘟疫不会阻止地狱之子的最终胜利。Azmodan 和 Belial 很快制定了一个打破僵局的计划。 原罪之战最终的胜利和巨大冲突的血之羽冠将用武力来争夺。至此,地狱发起了一场针对三大魔神的巨大革命。

三兄弟对抗着所有凶猛的地狱军团,在对抗中,他们成功地消灭了背叛的地狱第三军团,但是最终他们仍然败给了由背叛者Azmodan 和 Belial所率领的军队,三个大魔神都被削弱和剥夺了躯体,并被放逐到人类世界,Azmodan希望那里能成为他们永远囚禁的地方。Azmodan同时也相信将三大魔神被放逐到人间,天使们就会被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人类世界—-这样就可以使天堂之门变得毫无防范。那些始终与三大魔神保有关系的恶魔们逃出了Azmodan的掌控,也来到人间寻找他们失散的主人们。

就在地狱的战火逐渐熄灭之后,Azmodan and Belial却开始为谁才是真正的地狱之王争执起来。很快他们之间的和约就化为灰烬,一场新的战斗随之来临。在与三魔之战后余下的军队又化分成两极,开始了残酷的无休止的权力之战。。。
三魔之缚

QUOTE: 在西方帝国崛起之前,代表着绝对黑暗和恐惧的三兄弟就被放逐到人类世界。三个永生的恶魔漫无目的地在世界各地游荡,侵食着人类邪恶的欲望,他们的足迹上留着一片混乱的景象。在毁灭的道路上,兄弟三人走得越来越远,并促使越来越多的种族卷入暴力和琐碎的斗争当中。从地狱的放逐使三兄弟产生了无法满足的破坏欲望:让那些不愿意屈服于他们跟前的人类遭受无尽痛苦和恐慌。由于这个原因,远东的大片土地在三个恶魔长达无数个世纪的统治时期始终荒芜人烟,没有一线生机。

最终,在大天使Tyreal的带领下,一批人类的魔法师秘密地聚集在一起,计划着将纵横霸道的三个魔头赶出人类的家园。这个秘密组织的名称,就叫做Horadrim。Horadrim的成员分别来自东方几个不同的魔法家族。这个组织只接受受过严格魔法训练的法师。虽然组织里的人都各不相同,却成功地将三个恶魔中的两个封入一种被称为灵魂之石的法器中。

Mephisto 和 Baal被囚入魔法石中,埋藏在荒芜的东方沙漠下面,憎恨和邪恶的力量似乎被封锁住了,充满紧张感的和平随之而来。然而,在之后的几十年间,Horadrim依然坚持着对三兄弟的最后一个:Diablo的搜寻。他们明白,恐惧之王一天不被驯服,人类就一天无法得到持久的和平。

Horadrim的成员们尾随着混乱和苏醒的恐惧的迹象,一路来到西方大陆。在一场激烈的大战之后,恐惧之王最终被Jered Cain所领导的一对horadrim的僧侣们囚入最后的一块灵魂之石中。这些僧侣们将这块被诅咒的石头带到Khanduras大陆,并把它埋葬在Talsande河旁边一个偏僻的洞穴里。在洞穴上,Horadrim修建了一座寺院以确保对灵魂之石的看守。随着年岁的流逝,Horadrim们在寺院的地下又修建起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墓穴网,用来纪念在早先的战斗中牺牲的英灵们。

Khanduras大陆上,一代又一代过去了,Horadrim的成员逐渐减少。由于没有其他的使命,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来维持对墓地的看守,曾经辉煌的Horadrim逐渐衰落下去。最后,他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寺院也荒芜了。然而,Khanduras的人民却逐渐繁荣起来,越来越多的居民来到旧寺院的周围定居,没有人知道这里是通往黑暗阴森的地下墓穴的入口,他们做梦也无法想象到,在这个地下迷宫的心脏,正放置着一个燃烧着火红色的宝石。。。。。。。
书目二:恐惧的归来

Khanduras之域

QUOTE: 在最后一位Horadrim死后数年,一个巨大的富裕的群体在West大陆逐渐成长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东方的朝圣者来到围绕着Khanduras的土地定居并且很快建立了一个小型的,自主的王国。一小部分王国的人与Khanduras争吵着关于商路的所有权和路线的问题。这些琐碎的口角小范围地影响了West持续的和平,伟大的北方帝国Westmarch因为与Khanduras的坚定的贸易来往而成为khanduras强健的盟友。

在这个时期,一个勇敢,自信的名字为Lakarum新光明教派开始散布在Westmarch的帝国,并且进入许多帝国的封邑。Lakarum,建立于远东,恳求它的跟随着们进入光明,离开潜藏在他们灵魂内的黑暗。Westmarch的人民采纳Zakarum的法令作为他们在世界上的神圣的使命。Westmarch开始转向他们的邻居,希望他们也能来拥抱这”新的开始”。当Zakarum的牧师和主教们开始向Khanduras传播异教信条并且不顾其反对与否的时候,Khanduras和Westmarch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

正是在这时候,伟大的北方之王Leoric来到Khanduras这片土地,并以Zakarum之名,指任其为Khanduras的国王。Leoric本身是个信仰很深的教徒,他还带来了许多骑士和牧师,来组建他的”光明秩序”。Leoric和他所信任的导师,大主教Lazarus,来到了Tristram。Leoric挪用位于镇郊的古老破旧的寺院作为其力量的宝座并将其重建,来符合其因时间而流逝的荣耀。虽然Khanduras的自由人民不太喜欢突然的来自外国国王的统治,但Leoric对他们实行了公正与宽大。最后,Khanduras开始尊敬这位国王,并发觉到他只是来领导和保护他们免受黑暗困扰的人。
觉醒

QUOTE: 在Leoric掌权Khanduras后不久,一个长年沉睡在Monastery地下黑暗隐秘处的力量苏醒了。察觉到自由就在自己伸手能及的地方,Diablo进入了大主教的噩梦并将他诱入黑暗的地下迷宫。在恐惧之下,Lazarus飞奔着穿过无数废弃的走道,最终来到了放置燃烧着的灵魂之石的密室。不再受自己的意志支配的身体,将灵魂之石举过他的头顶,并念颂着被世人遗忘许久的咒文。

意志被摧毁的Lazarus将灵魂之石摔毁在地上。Diablo再次出现在人类世界上。虽然从囚禁着他的灵魂之石中逃脱,在长久的沉睡之后,恐惧之王仍然十分虚弱并且需要一个使他能够生存在世界上的媒介。一旦他找到一个可以使用的躯体,他将开始收回被剥夺的力量。这个可怕的恶魔衡量着地面上的居民的灵魂,并选择了最强壮的King Leoric的灵魂。

在好几个月里,Leoric都秘密地同体内扭曲他的想法和行动的邪灵做斗争。虽然发觉自己正被一种未知的恶灵所占据,但Leoric仍然向牧师们保密,希望自己的正义之心能够最终驱除成长着的腐败灵魂—他错了。Diablo拨去Leoric作为人类的核心,夺走所有他的荣誉和道德。被恶魔蒙蔽的Lazarus也一样一直处在Leoric身边。期待着魔鬼的力量能够成长,Lazarus将他新主人的计划隐瞒着,十分完美地对Zakarum的隐瞒。

Zakarum的牧师们和Khandrus的臣民们都发觉到了国王可怕的变化。他曾经的自豪和坚定转变为扭曲和不自然。Leoric国王变得越来越精神错乱,并且随意地将质疑他想法和权威的人判处死刑。Leoric还派兵侵占其它城镇并强迫镇民屈服于他。曾经见证Leoric的伟大的镇民们开始称呼他为”黑暗国王”。

几乎被恐惧之王逼疯的leoric开始疏远与他亲密的朋友和导师。Lachdanan,光之纪律骑士团的队长,Zakarum光荣的卫士,试着查出国王堕落的原因。但每次都被Lazarus从中阻扰,并且警告他不要过问国王的事情。因为两人的矛盾,Lazarus以通敌的罪名控告Lachdanan。对于牧师们以及国王Leoric的议会,Lachdanan的通判罪是十分荒谬的,Lachdanan的行动一直是让人尊敬并且正直的。接下来的日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问为什么他们爱戴的国王会成为这样的恶魔。Leoric的疯狂变得越来越明显。发觉到议会的导师开始怀疑污秽的背叛,Lazarus极力地寻找能够挽回形式的办法。这个大主教专横地说服腐败的国王Leoric Weatmarch的王国正在图谋侵略Khandrus。Leoric变得震怒并且吩咐导师们支持他。在大主教的怂恿下,偏执的国王立刻宣布了对Westmarch的战争。

Leoric无视导师们的警告,执意派遣忠实的军队前往北方加入他们认为不应该有的战争。Lachdanan被Lazarus派为进入Westmarch的军队的指挥。虽然Lachdanan质疑这场战斗的必要性,当他的荣耀使他必须执行国王的意志。许多高位的牧师和官员也作为密使被迫派入北方。Lazarus还不顾一切地将国王那些”麻烦”的导师们置于死地。
Tristam的沦陷

QUOTE: 询问导师和神父们的失踪,使Diablo更加自由地加强对国王残破的灵魂的控制。当恐惧之王想要加强对国王的控制时,他发现Leoric彷徨的灵魂仍然在坚持着反抗。虽然Diablo对国王的控制力量是十分强大的,但魔鬼本身也知道以他现在虚弱的状态,只要国王仍然留有一点意志,Diablo也无法完全控制他的灵魂。这个恐惧之王找到了一个新鲜无辜的寄住来实施他的恐怖。

魔鬼放弃了他对Leoric的控制,但却使得国王的灵魂变得腐化,心智变得疯狂。Diablo开始集中精力彻底地搜寻Khanduras,寻找最完美的容器,并且找到了一个轻易被其掌控的灵魂。在被黑暗王主控制后,Lazarus绑架了Albrecht—–Leoric唯一的儿子—并且把恐惧的年轻人放入黑暗的迷宫里。在对年轻的Albrecht无助的心灵施加了纯净的恐惧之后,Diablo很容易地控制了他。

痛楚和火焰燃烧着这个孩子的灵魂。可怕的笑声充斥着他的大脑,禁锢着他的思想。被恐惧折磨得瘫痪的Akbrecht感受到Diablo在他的意识内将他不断推入黑暗和遗忘之中。

通过年轻王子的眼睛,Diablo环视着他的周围。在对Leoric的操控失败后,强烈的饥饿感始终折磨着恶魔,但是男孩的噩梦提供了充足的物质来满足这个魔鬼。在深入地搜索Albrecht的意识后,Diablo找到了男孩最恐惧的记忆并将其释放。

Albrecht看着,好像从梦里醒来,扭曲和无法辨别的事物出现在他的周围。堕落的,蠕动着的恐惧面容在他面前跳动着,吟唱着污秽的乐章。所有他曾经想象到的或者见过的”恶魔”都变得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巨大的由从墙上迸出的活动的石头都向他们的黑暗之王鞠躬。那些祖先,只余下尸骨的Horadrim们从古老的地下室中醒来,一瘸一拐地走进远处被红色染过的走道。当看到那些嗜血的灵魂和恶魔狂躁地冲进他的真实噩梦的走道中时,疯狂的噪杂和恐怖的噩梦给了Albrecht已经四分五裂的精神最后一击。

Horadrim祖先的地下墓穴已经变成了布满恐怖的扭曲的迷宫,在Diablo的力量之下,年轻的Albrecht所想象出的生物都变成了实体。强大的恐惧力量在Albrecht的体内增长,导致人类王国的边界开始瓦解。地狱的火焰开始渗透到人类世界并且以地下迷宫为根据地。人类和事件被时间和空间所取代,人类长久以来的失败史被拉入了前所未有的境地。

完全被Diablo占据的Albrecht的身体,开始扭曲和变形。小个子的男孩开始变得巨大,眼中闪着怒火,藤一样的脊柱从皮肤中撕裂出来。为了能使孩子的躯体符合魔鬼的身体,巨大的,弯曲的角从Albrecht的头骨中生出。在隐秘的地下宫里,一个可怕的力量正在成长。当时机成熟时,Diablo将再次冒险进入人类世界解放他的兄弟们—Baal和Mephisto。三大魔神将再次重聚,并且找回他们在地狱的地位。
黑色国王的堕落

QUOTE: 对抗Westmarch的狂热战士的战役以恐怖的大屠杀结束。khanduras的军队被人数众多的守方Westmarch撕成碎片,Lachdanan很快集结了哪些存活下来没有被逮捕的人,准备回去继续守卫Khanduras的安全。他们在混乱中找到了Tristram。

国王Leoric,得知他的儿子失踪,陷入了几近疯狂的痛苦之中。在同留守寺院的几个卫兵一起将村庄四处搜查后,Leoric认为是镇上的人绑架了他的儿子并藏在某处,但镇上的人对此否认。Leoric坚持说他们对他正在实施可怕的阴谋,并申明他们将会对此付出代价。大主教Lazarus的神秘失踪使在Tristram的国王无法召开议会。在悲伤与痛苦的折磨下。Leoric下令杀害了许多镇上的居民。

当Lachdanan和他的手下回到国王面前时,Leoric派出他余下的卫士对抗他们。国王相信Lachdanan的出现也是阴谋的一部分,并宣判他和他同党的死罪。Lachdanan最总发觉Leoric再不是曾经的救世主。接下来的战斗将他们带到了黑暗的寺院大厅,同时将最后的亵渎带进了这个曾经神圣的Horadrim的殿堂。最后Lachdanan杀死了所有被Leoric所欺骗的卫士,赢得了这场血战的胜利。

他们将饥饿的国王围困在他自己的庇护所里并恳求他解释他所犯下的罪行。Leoric的回答只有唾弃和咒骂他们对王冠和圣洁之光的背叛。Lachdanan慢慢地走到国王面前,悲哀地抽出佩剑,满怀愤怒和悲痛地把所有荣誉多抛到一边,将剑锋刺进Leoric那颗干枯的,黑色的心脏。

这位曾经高尚的国王迸发出一声不自然的死亡叫喊。当他的疯狂最终控制了他时,他对所有背叛他的人留下了恶毒的诅咒。召唤着那些他一生都在对抗着的暗黑力量。Leoric诅咒Lachdanan和他的同伴们永远罚入地狱,在最后的时刻,所有Khanduras的道德和荣誉被永远撕毁。
灵魂之石的本质 ――Horadrim的Jered Cain著

QUOTE: 很久以前,神秘的大天使Tyrael将灵魂之石的秘密赐予我们.同时,Tyrael给了我们三个历史最久的灵魂之石.让我们能够对付那三个被放逐都人间的魔神.虽然这是远超我们知识范围的东西,我们却发现它十分容易理解..
灵魂之石只能对那些没有实体的灵魂起作用.发动的时候,灵魂之石将变成强大的”精神”容器.任何在容器内的精神体都将被置于一个炼狱般的隐秘之处而遭受永久囚禁.只有灵魂之石再次被开启或者遭受破坏时,被囚禁的灵魂才会被放逐.
很明显地,灵魂之石很难对付那三个狡猾的魔头.他们发现当他们占据人类的身体时,灵魂之石无法对他们起作用.于是他们贪婪地占据无助人类的身体.悲哀地,我们必须杀死那些无辜的受害者,才能使用灵魂之石.
Mephisto和diablo很轻易地被关入灵魂之石.但对baal的囚禁,却因为本该作为它的监牢的灵魂之石被毁成粹片而变得异常艰难.我们发现这些粹片仍然拥有囚禁的能力,只是并不完全.Tal Rasha,一个horadrim的创始者,发现可以利用拥有坚强意志的人类的躯体并配合灵魂之石粹片的力量作为容器,将baal囚禁在其躯体内.这样的牺牲意味着那个不辛的人将永远生存在无尽的折磨之中—与永生的baal一起.
面对这个结局,Tal Rasha自愿去做囚禁盛怒的毁灭之王的容器.
Tal Rasha将毁灭之王baal的灵魂封印于灵魂之石粹片中,并将粹片镶嵌在胸口.这位伟大的创始者的身体被用铁链捆绑,埋葬在沙漠下的古墓深处.到现在为止,Tal Rasha的牺牲已经囚禁了baal很多年了.可怕的是,我们发觉我们的胜利也许会是虚有的.当Tal Rasha受不了痛苦的折磨而逃亡,他也许将会得到baal可怕的力量,并且加上他自身的,这样看来,我们似乎是在创造一个比原来更可怕的噩梦.
暗黑破坏神二

征途的终止

QUOTE: “究竟是什么样的火在我的心里燃烧,强迫我顶着这样的危险走向这趟悲剧之旅的尽头?”

“我已经走过通往地狱的路,我挑战了除去命运以外的事物。
我战斗,流血,并且坚持着,就为了到达这扇最终的门。
而现在,任务就在我面前逐渐显露,危险的事还没有完成。
我会一直对抗着这三魔联盟,直到胜利的到来。”

“什么样的恐惧或伤口能够平抚这最后的抵抗的怒吼
当我面对着永远燃烧的天空的影子下站立的时候。”

Chris Vincent Metzen
– EX LIBRIS HORADRIM –

三魔之战

QUOTE: “这篇文章的记载是描述三魔之战的第一手信息:憎恨之王Mehpisto,毁灭之王Baal,以及恐惧之王Diablo。建议:虽然这些记载于几百年前而且被发现于相互之间都距离甚远的小岛,但他们每一个都包含着对能够窥视魔身世界的因素。这些记载并不是为了传承下去而准备的。”
憎恨管理者

QUOTE: 这是一封Zakarurn教会的总领大主教Sankekur, Que-Hegan写给大主教Lazarus的信

虔诚的Lazarus,

我写信给你以表示我对你最近的烦躁以及你的同事们的日渐增长关怀。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已经证实了你心中一股我难以解释黑暗的必然存在。你和你的同胞们是第一批被光明选中的。如果我们的信徒和追随者们怀疑我们的权威,我恐怕我们将失去我们已经得到的这这片上古混乱之地。

我们的路线长期以来都是担负着监视Kurast和其人民的重任。就像你所知道的,向世界的任何角落散播光明是我们的职责,无论这是否受欢迎。但最重要的是,Horadrim相信我们的教会能够维持将我们的黑暗客人锁求在圣殿城的地下。自从守卫孟菲斯托的灵魂石成为了你个人的职责,我惊讶于你的可怕任务可能还没有通过诽谤来影响你高尚的灵魂。

无论什么导致你近期对我嘱咐的不服从,我都希望立即见到你和你的主教会。如果你的心智没有力量再去履行你的作为光明仆从的职责,我会找人接替你的职位的。对于憎恨之王的束缚对Zakarum教会的安全与未来极为重要。我不希望看见教会被被它仆人的卑鄙与嫉妒所威胁。我期待与你会面。

Sansekur,
Que-Hegan
Lut Gholein:毁灭的束缚

QUOTE: 在我们战役的第五十八天,我们在远古的港口城市Lut Gholein将巴尔(Baal)包围了起来。我们在几个月前便开始从Kehjistan的领域跟踪强大的毁灭之王。我们的领袖Tal Rasha相信巴尔已经被引向了北方,朝着Scosglen的寒冷地域进发了,但由于某些原因,这个恶魔选择放弃了他的领导权并躲在sandblasted city中避难。

在祈祷避免伤害无辜者的同时,Tal Rasha命令我们坚持进攻到Baal离开这城的城墙为止。在这个狡诈生物出现在Lut Gholein之前,我们在此守候观望了三天。正如Tal Rasha预料的那样,Baal再一次向北方进发了。在他再走几英里就进入周边沙漠之前,我们接近了他。通过我们能够召唤的最强法术,我们击溃了强大的毁灭之王,并迫使他在我们面前的土地退让。

这个愤怒的恶魔释放了他全部的狂暴力量。大地在我们脚下碎裂,将我们之中的许多弟兄吞噬。火焰从撕裂的岩石中迸溅出来,灼伤着更多的人。毁灭一个种形式包围着我们,但我们已经走得太远,而无法在此时停止了。随着他能力的减弱,Baal释放了对Tal Rasha的最后突袭;然而,谢天谢地,这位法师几乎完好无损的活了下来。但不幸的是,天使长Tyrael过去交给他的神圣的灵魂之石被击碎成了几块小碎片。在惊慌之中,我们加强了我们的进攻并成功地临时征服了狂暴的魔。

当得知灵魂之石的碎片将不足以禁锢Baal强的躯体时,Tal Rasha迅速拟定了一个草率计划以永久禁锢这个恶魔。 狂热的光芒在他眼中闪烁着,他冷静地走向Baal扭曲的形体,在其咽喉处切开了一条伤口。在Baal的灵魂逃离其死亡躯体的时候,Tal Rasha选择了最大的灵魂之石碎片,用碎片堵住了伤口。与Mephisto一样,Baal的灵魂被吸入并禁锢在了金色碎片里的虚空中。这块碎片震动着,并发出嗡鸣声,仿佛无法有效压制它内部的可怕物质。 当我们问及Tal Rasha他的决定时,他似乎艰信那块碎片能够在我们任务结束之前克制住Baal。

此时此刻,天使长Tyrael出现了,并用他敏锐的眼光凝视着Tal Rasha。天使微微发光的面孔超乎了我所理解的美丽,我清晰地记得他对Tal Rasha低语道,”你的牺牲将会永久被记住的,高尚的法师。”拿着手中的碎片,Tyrael将我们带往了一处隐藏在这片炙热沙漠深处的秘密墓穴群。在那里,我们发现了七个由一些被长期遗忘的人们建造的远古墓穴。我们这支坚强的队伍在最后一个庞大的墓室停下了,Tyrael让我们开始在房间的中央建造一个束缚之石。这使我立刻认识到了他和Tal Rasha在想些什么……

我们在束缚之石上蚀刻出强大的禁锢符文,使用我们的魔法在墙上打造牢不可破的镣铐。当准备结束时,Tal Rasha命令将他带上镣铐并束缚在石头上。出于我们的恐惧,Tyrael走上前去,在他面前舞动炙热的碎片。我们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天使长就将碎片嵌入了Tal Rasha赤裸的胸膛。当毁灭之王冲刷他扭曲的身体时,金色的烈焰在Tal Rasha眼中晃动。当我们思想根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们敬畏地张大了嘴。 已经做出了最终的牺牲:他将永远滞留在这个禁锢之中,被诅咒着与Baal肮脏的灵魂争斗,直到时间的尽头。

在悲哀之中,我们回到了阳光下,注视着Tyrael将墓穴的巨门永久的关闭。那冰冷墓穴中传出的最后声响,是这个世界上前所未有的痛苦尖叫。我祈祷Tal Rasha的牺牲不是没有意义的。我祈祷恶魔被埋葬在沙漠深处遗迹的束缚中,直到人们忘记身边曾有恶魔存在的时候。
觉醒与流浪者

QUOTE: Deckard Cain手稿《最后的Horadrim》的一段摘录

遗憾的是,我是Tristam唯一知道灵魂之石被埋藏在古老修道院之下的人。作为Horadrim最后的后裔,我独自知晓着关于这块深红色的石头以及它封印东西的真相。如果我把一切告诉他们,我们平静的小村庄就会被拯救。或者这一连串恐怖的事件可能不会发生。

实际上,我猜测大主教Lazarus是第一个受到灵魂之石燃烧般力量伤害的人。他作为一个Zakarum教会的大使从Kurast被送来这里。在其光明外衣的掩饰下,几乎没有人怀疑他会背叛光明。十分明显,是他发现了隐藏在修道院深处迷宫中的灵魂之石……然后,粉碎了它。

无论是疯狂,还是其他阴险的目的导致他这么做,Lazarus将不可言喻的恐怖释放到了我们身上。Diablo,被我祖先囚禁在灵魂之石中的恐怖之王,再一次被释放出来威胁这个世界。不知为了什么目的,Diablo用它地狱的力量将阴冷的迷宫变成了直接通往地狱的深渊。他屠杀成性的奴仆居住在这里,并等待着那些愚蠢到进入这个黑暗巢穴的人。我们高贵的君主,Leoric国王,在Diablo的动摇下堕落了,他陷入了疯狂与恐惧的深渊。当我们发疯的国王用铁腕统治这片土地的时候,他的独子,Albrecht王子,被Lazarus绑架到了废弃的修道院中。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地下的黑暗事物开始在我们的村庄肆略,并用恐怖统治了所有选择留下的人。那是我们所有人黑暗的日子……

白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在我们的农场工作,毫无意义地尝试无视废弃修道院中散发出的恐惧。夜里,我们和自己的家人抱在一起并祈祷黎明的来临。在这段感觉像是永恒的日子之后,拯救的曙光终于出现了。

一群坚定的英雄和冒险者从世界的各个角落来这里调查传言中Tristam不断增长的恶魔。一些人来这里寻找财宝与荣誉,而其他的想借此测试自己对付地底沉睡的神秘怪物的能力。甚至连一些来自Vizjerel法师公会的魔法师也前来研究在我们土地上苏醒的恶魔。尽管众多的冒险者差点把我们的村庄的血抽干,但我们被拯救的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之中有一位战士,一个比其他人更加安静而喜爱思考的人。没有人有机会知道他的名字,或者和他说几句话。但是,他散发出一种沉着并用不畏惧的气质,甚至是所有能成为英雄的人中最坚定的。正是这位英雄攻入了迷宫深处。这是这位英雄最终单独击败了恐怖之王。

当我闭上我的眼睛时,我能够听见Diablo死亡般痛苦的嚎叫声回荡在我耳中。那声音从地下深处传来,并粉碎了破旧修道院的窗户。这可能只是我的想象,但我清晰的记得有小孩的尖叫夹杂在那痛苦的咆哮中。那种哭喊的回声依然在我现在仅能够得到的睡眠中折磨着我。

我依稀记得当那个战士穿过修道院,步入阳光时的眼神。他看上去像是亲自穿越了地狱。而有人说……他穿越了。

他身上沾满了自己的以及敌人的鲜血。但十分奇怪的是,我的眼神被他额头上奇怪的伤痕吸引了。就像他的眼睛上方被他自己不知何故的砸了一下,当然伤口已经被治愈了。我从未有机会问他这件事情。

就这样,我们相信我们的村庄已经被拯救,我们把这一切归功于我们的无名英雄。虽然他获得了称颂赞扬,但他还是在深渊般的消沉中越走越远。我只能够想象他在地底深处黑暗中所见的恐惧。我只能推测是它们影响了他的心智。

他和我们呆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他没有家人,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他能够在Tristam享受款待是合乎情理的。尽管他对与他交往的人很热情,但他通常一个人,从不走出我们赠与的房子。奥格登建议我们给他开一场宴会并希望能借助豪饮和人群将他从阴暗之中拉出来。我们错了。在宴会中途,他退出了,离开了愚蠢的我们。晚些时候,我造访了他家。对眼前所看见的一切毫无准备。

无名者独自坐在自己的门口,自言自语地说着不同的语言,其中很多都已经几个世纪无人问津了。他穿着夜行衣,巨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当他面向我的时候,他那痛苦的表情闪烁着火焰的光芒,暗示着这个面容扭曲的人早已不再是他自己了。他的眼睛漫出深红色的迷雾,闪烁的邪恶红光从兜帽深处射出。他前额的伤口也裂开了。……我想……我看见了……不,那可能只是光效的把戏以及一个老人超常活跃的想象力。

我询问他是否正常,但他只是继续前行着。整个画面让我完全丧失了勇气,我决定离开他以便寻找帮助,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我,一股冰冷的声音注入了我的心灵,使我吓得不可动弹。”离开此地的时刻已经来临,我的兄弟们在东方等待着我。他们的束缚将不再牢固。”我不知道他再说些什么。我们都记得他没有家人。但是,见到他回到了正常,我决定离开,好让他休息。实际上,那时候,我已经被他吓坏了,并想逃脱他那燃烧的凝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我们的无名英雄在第二天清晨离开了Tristam。他带着一箱供给和他的剑秘密踏上前往东部的路途。我只能猜测他要寻找的东西。在他启程之后不久,我们最大的噩梦成为了现实。地狱中的恶魔仆从回到了Tristam。

在写这份笔录之时,我是唯一存活下来的幸存者。在无数个夜晚,我逃脱了肮脏野兽的追捕,但我知道我的时间正在减少。为什么他们会归来,为什么他们残杀如此多的无辜者。我不得而知。我所能够确信的是――他们的归来多少与无名者的离去有关……我已经写下了一切,希望有人能够找到这些信息并能够尝试理解这发生的一切。我想我的生命会很快结束,但是这些笔录能够帮助阻止这场悲剧降临于其他村庄,其他大陆。我将呆在这里,直到帮助或者怪物最终的到达。天堂救救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遗弃这个凄凉的的地方。

找到无名的流浪者。找出他在追寻的东西,我恐怕Tristam只是众多村庄中第一个被他曾经战斗过的恶魔毁灭的地方。
暗黑破坏神二:毁灭之王

埃克塞特之书,大约10世纪

QUOTE: 所述的流浪者,牢记艰辛和杀戮。
每个黎明,我孤独地起床,陷入古老的悲伤中。我那可怜的,贫苦的养育我的土地。我的思绪被束缚着。多少年以来,我躲藏在大地的隐蔽下,深深地将自己埋在石头中。从那里,我可怜地,伤冬地走过海浪的表面。我探寻着我们高贵族人的监狱。对于一个几乎没有朋友的人来说,痛苦是一个残酷的伙伴,放逐的路更加延长了这种悲伤的心情。
并且这个个世界,每天,在破碎和坍塌。统治者们已经死去,躺在那里,狂欢离他们永远而去,成队的战士们在墙边骄傲地倒下,躺着。战争摧毁了他们中的一些,并带走了他们;一个痛苦的人藏在坟墓的深处。因此人类的创造者向这片居住的土地扔下了垃圾,直到巨人们古老的作品依然空白,没有任何居住者的声息。
所说的徘徊者,在神秘的冥想中变得与众不同。
大地的王国充满了无尽的痛苦,对那些富人的判决应该改变天堂的阶层。被徘徊者(无名氏)所激励。
选自埃克塞特全书,大约10世纪
Elder Aust of Haggorath日志

QUOTE: Montaht, Lauds的第三天

给我的至爱Elora,

自从你被带离Anya和我,足足已经有10年了。我心灵的眼睛,还能够看到你那美丽的脸庞和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段快乐时光。不知何故,一想到你亲自在读这些我正在写和想那些事情,我就感到特别欣慰。我不久就会离开这个世界,我的灵魂就会去寻找你了。

在Haggorth这里,我们人民的时间已经临近结束。最近,我们的先知,Caldra一直被我们末日的那些恐怖景象所折磨着。昨天晚上,整个村庄在她的尖叫声中惊醒。当我到达Caldra的小屋时,我们的女儿Anya已经在那里安慰她。就在当晚,先知的全头漆黑长发在一夜之间已经全变白了。当我进入房间的时候,她已经神志不清,没有知觉地嚎叫着,并撕着自己的头发,头发一块块地沾着血迹。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让她安静下来,但是尽管那样,她看起来只是她从前自己的一个影子。她已经不能直接回答我们任何人,取而代之的是看到离我们远处一些看不见的世界。治疗者Malah过来了,她尝试着对Cladra进行治疗,但是失败了。我们受苦的先知不是身体上有问题――她已经完全疯了。

5th day of Montaht, Vespers

如果说Caldra的预言不足以让Qual-Kehk行动起来,并让他的手下都拿起武器的话, 那么在南方不断升起的黑色烟云却足以证明! 我们推测, 一支巨大的军队在向我们前进。不是由别人带领着,而由Baal这个毁灭之王亲自带领。当我们与首都Sescheron失去了所有的联系之后,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变得清晰了。

我害怕这最坏的情况, 但我将我的信念全寄托在Qual-Kehk身上 。他总能保卫我们并击退那些试图来入侵神圣的Mt. Arreat的敌人。好象Sescheron被不可思议地占领了――愿先辈们的英灵保佑他们――但是我们, 做为Harrogath的儿子, 保持着警惕。古老护拦和城楼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而修建的,如同往日一样他们静静站在那里守着。

古老预言讲述着有那么黑暗的一天,毁灭将会象血与火的洪流一样将我们冲刷, 不会留下任何东西,除了我们的人民尚未睡去的骨灰。当我面向南方看着那逐渐变暗的天空时, 我知道, 世界的末日终于来临了。

7th day of Montaht, Matins

看来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无法入睡的人。甚至是现在,Qual-Kehk也让他的手下时刻做好准备, 就象我也让我自己做好准备一样。今天早晨, 我将会提议, 让我们一起去施放一个被禁用了很久了的德鲁伊守护咒语。作为长老, 我们是能单独召唤这样巨大的能量的。虽然这个守护可能会耗尽我们致命的魔法储备, 如果要保护我们的家园的话,我们将会做我们必须做的。

我们的人民也曾考虑过德鲁伊弟兄们――但是在可怕的Mage Wars (法师战争) 以后,德鲁伊们被流放到了远离我们家园的荒无人烟的地方。从那以后, 我们的长老将他们的可怕的德鲁伊力量视为最高机密。

释放这些能量的危险再次令我惶恐不安。如果做得不对的话, 在Baal 的军队之前,这个守护咒语会完全地消耗我们。但是, 我研究了仪式, 并且我确信我能在委员会的帮助下正确地施放这个守护法术。这个守护将会隔断所有地狱里的怪物到来的通道,――甚至是Baal自己。我打算将它放置在Harrogath的四周。

用这种方式来施放这个咒语需要所有的七个长老在我们城的护城墙外面冒险。这个危险是巨大的……我们也许所有人都会被杀害。但是, 我看别无选择。我现在就去联合的长老委员会提出这个问题。

晚祷

我与长老们之间的会议正如我所想象的那样艰难。他们非常强烈地不同意我的计划。Nihlathak 争辩说, 肯定还有其它方式来阻止Baal的入侵, 但他和其他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提出一个真正的其他的选择。在那时, 其中五个长老发现我的计划是唯一方法。遗憾地, Qual-Kehk 还是继续持怀疑态度。

虽然Nihlathak 勉强地同意参加施咒, 但他拒绝帮助我说服Qual-Kehk来让他接受我的计划的长处。我必须承认我被Nihlathak威逼了―― 即使我在理事会里比他老,身分也也比他高。

当我强迫Qual-Kehk 来支持我的计划的时候, 他发怒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心烦过―即使是他最好的门徒出去冒险再也没回来过。但是我坚定决心并最后说服了他, 说这是唯一能保证Harrogath安全的方法。尽管那样, 他准备了他最好的手人在我们施放德鲁伊守护的时候来保护我们。

当我在写这个的时候, 我能听见远处垂危的人的尖叫……在召唤我们……嘲笑我们。但在我施这个可能是我今生最后的一次咒语前……我必须再见我们最心爱的Anya一面。

Aust, Elder of Harrogath
7th day of Montaht
1265 Anno Kehjistani
Ord Rekar的遗嘱

[Copy to clipboard] CODE: 我曾经相信。

其他人仰望着我寻求力量,因为我的信心是长老会的支柱。我曾经信仰着有什么东西比我强大;我相信我的信仰能够得到奖赏,邪恶能够被驱赶。

我相信对末日的预言是十分迷信的—就算那些是可信的,因为我们的祖先相信,但他们所相信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在我们的时代。

我错了。

上帝并没有将神的旨意揭示于我,也没有用他们的认可来祝福我。但我确认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最后,预言开始执行了。

首先,Tristam……

Diablo,恐惧之王,将他的阴影笼罩着宁静的村庄,将他的恶魔手下放逐到乡间。许多勇敢的英雄都纷纷站起,挑战Diablo的愤怒并将他赶入地下深处。凭借着光的恩惠,他们消灭了Diablo的人类寄主,终止了他邪恶的计划。

看起来好像恐惧之王已经被打败了,我的心也被我自信的断言所慰藉……..但是,天哪,噩梦才刚刚开始。

不知怎么地,Diablo可怕的灵魂解放并占据了曾经打败他的英雄的身体。戴着神秘流浪者的面具,Diablo出发去解放他的兄弟们,Baal和Mephisto,囚禁在东方的恶魔们。

就像先前一样,一批新的英雄出来阻止Diablo的黑暗搜寻。虽然恐惧之王成功地解放了他的兄弟,但他们的重聚是短暂的。人类的英雄们成功地消灭了Mephisto并将Diablo赶入地狱的深处。只有Baal,毁灭之王,任然存留在世界上。

再一次,似乎公正已经被履行。但我是多么无知啊!我坚信着正义—相信也许,最后,一切都会变好…噩梦将被和平的梦境所取代。

但恶魔的骚扰持续着,而我….变得越来越虚弱。

现在,噩梦再次苏醒。

Baal再次出现,在他的身后,行进着毁灭的大军。他已经聚集了一军团的肆意地制造混乱魔鬼们—–并且他们正向我们进军….正向着我们祖先承诺守护的神圣的山。很明显,Baal的目标是攻击亚特瑞(Arreat)山峰,寻找世界的心脏。我的信心,曾经坚定的信心,发出源自内心的震撼。

预言实现了。厄运降临到了我们的世界。

就像我曾经说过的,我的兄弟们,我开始变得虚弱。我并不怀疑恶灵的存在。我已经用我自己的眼睛见识过他们了,见识了他们的凶残。但是上帝给予我们希望并不残酷,残酷的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将希望毁灭。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准备预防这事件的发生。那是,在一段时间内我生存的意义。但是当这个时刻就在手心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老了,我感到害怕。我发觉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力量。

我承认我的信仰不再引导我前进的道路。当我选择离开你们时,我的兄弟们,我的心是非常沉重的。我会说我将会为你们祈祷,但我害怕我的祈祷会没有效果。

希望你们有一天能够找到真理,希望这个真理终能给你们自由。

你们悲哀的,

Ord Rekar
Harrogath的长老

翻译者:伊纳明莱特、dragon143、M_阿维娜

转载请注明D3CN以及翻译者

《《转载》暗黑破坏神2剧情历史背景》上有1条评论

  1. 我记得dhew曾经以塔·拉夏位主角,写过暗黑破坏神三部曲。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大天使泰瑞尔,他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是“纯粹的”正义的化身——他也会犯错误,也在利用人类,也有自己的私心。

    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大。

    或许是讨厌这样的天使罢。在后来很多不值一提的练笔中,我努力塑造的,便是许许多多游离于正义与邪恶之外的凡人。他们不关心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只是徒劳地试图在命运的夹缝中生存。

    我没有玩过Diablo的一代,但在二代以及资料片上,则投入了多年的时间。

    P.S:
    在很久以前的家游上,有一篇以Diablo2为背景,游侠为配角,第一幕的雇佣兵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已经忘却了,大约是“永远的游侠”什么的。
    但从那以后,每一个有Paladin的游戏,我都会选择他进行游戏,从Diablo2到Baldur’s Gate 2,再到WoW。

    那篇小说,很像dhew的风格,一直想问——是dhew写的吧?
    P.S2:
    预祝端午节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