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Minchin 在西澳大利亚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起因是在B站上看了到一个视频。#点这里#

觉得挺好的,就跑去搜索这个演讲的原文。结果发现是一篇长的不行的东西。#原文看这里#

想了想,还是翻译了一下。花了大概3个小时时间。就当是练手吧。我还真是热爱这种鸡汤文啊。


有段时间我混的不太好,就跑到一个大公司的招待会上表演。这家公司是卖记账软件的,大概是为了激励销售人员勇攀高峰吧,他们甩出一万两千刀请了一个演讲者。这个演讲者是一个搞极限运动的家伙,据说曾经在爬山时卡在岩缝里,结果冻掉了好几根指头。我觉着这事特诡异。软件销售们需要的,难道不应该是一个事业有成,生活美满的软件销售来讲课吗?谁想听一个因为过于乐观而被开除出职业生涯的登山运动员讲话?想想吧,这群可怜人早早起床赶来参会,想要学点销售技巧,结果回去时只学到了肢端供血不足可能害你丢掉脚趾头。这可一点都不令人振奋,这只让人觉得操蛋。
就算你的意思是山顶代表着人生挑战,而丢掉脚趾头代表了必须付出的代价,这些卖软件的能懂吗?他们又没有拿个艺术类的学位,不是吗?话说回来,他们真该拿个一个。因为艺术学位棒极了。它能帮你从毫无意义的人生中找出点意义来。而且,信我一句话,“别找了,人生真的没什么意义。”勉强去找,就好像要在食谱里找出韵脚一样。你不但找不到,到最后连蛋奶酥都做不好。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专门启迪人的演讲者。我也没在哪座山上丢掉几个脚趾头,不管是真的山还是假的山,我都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我到这儿来也不是给什么职业建议的,毕竟我自己也没干过啥正经工作。
但过去几年里,我就靠给别人唱个响过活来着,一来二去的,我还有点自我膨胀了。而且我三十八了嘛,可以算是老一辈了,可以分享自己的九个人生经验了——也算是向同样老掉牙的传统圣诞节礼拜“卡罗尔和九堂课”致敬。
这里面或许又那么点让人振奋的东西,也可能听起来挺没意思,我相信你过不了一周就肯定全忘了。这里还要警告一下,这里面少不了很多老调重弹,就那种听起来还行但根本行不通的晦涩格言。
好了,竖起耳朵吧。不然过一会你就找不着北了(就像一个跑药店里啪啪鼓掌,想靠回声定位找到隐形眼镜药水摆哪儿的瞎子)。


就算你的意思是山顶代表着人生挑战,而丢掉脚趾头代表了必须付出的代价,这些卖软件的能懂吗?他们又没有拿个艺术类的学位,不是吗?话说回来,他们真该拿个一个。因为艺术学位棒极了。它能帮你从毫无意义的人生中找出点意义来。而且,信我一句话,“别找了,人生真的没什么意义。”勉强去找,就好像要在食谱里找出韵脚一样。你不但找不到,到最后连蛋奶酥都做不好。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专门启迪人的演讲者。我也没在哪座山上丢掉几个脚趾头,不管是真的山还是假的山,我都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我到这儿来也不是给什么职业建议的,毕竟我自己也没干过啥正经工作。
但过去几年里,我就靠给别人唱个响过活来着,一来二去的,我还有点自我膨胀了。而且我三十八了嘛,可以算是老一辈了,可以分享自己的九个人生经验了——也算是向同样老掉牙的传统圣诞节礼拜“卡罗尔和九堂课”致敬。
这里面或许又那么点让人振奋的东西,也可能听起来挺没意思,我相信你过不了一周就肯定全忘了。这里还要警告一下,这里面少不了很多老调重弹,就那种听起来还行但根本行不通的晦涩格言。
好了,竖起耳朵吧。不然过一会你就找不着北了(就像一个跑药店里啪啪鼓掌,想靠回声定位找到隐形眼镜药水摆哪儿的瞎子)。

1,梦想不是必须的
美国达人秀里的那些表演者们总是在说梦想啊什么的。好吧,如果你真有这么个梦想,每天茶饭不思就光想着的那种,那就去追梦吧。毕竟你总得做点什么事来打发时间嘛。如果你这个梦想够大,可能要花一生才能实现。可能等它实现的那一天,你才发现这梦想可能没什么意义。不过反正那时候你也快死了,也无所谓了。
我从没有过啥雄心壮志。所以,我建议大家不妨尽力追逐那些短期目标。怎么说呢,经常树立个小目标什么的?埋下头,不管眼前是什么工作,认真干就是了……你真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一步。但要注意,下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可能突然出现在你眼角。如果你只盯着天边,那脚边那些亮闪闪的小东西就看不见了,不是吗?瞧,我也能给点比喻啊,建议啊什么的。把耳朵竖起来!

2,不要寻欢作乐
欢乐就像高潮;如果你想的太多,就总也不来。试着忙起来,试着让别人感到欢乐,你或许也会分润到那么一点。进化决定了人类没法时刻感到满足。那些心满意足的南方古猿还没来得及把基因留下来呢,就被别人干掉吃掉了。

3,一切都是运气
你能坐在这是靠运气。你能诞生在人世间就已经是运气爆棚了,更别提生你还在一个好家庭里,能以进大学为目标,能接受好的教育。当然,也可能你生在一个很操蛋的家庭里,好吧,你运气不好,我同情你。可你还是幸运的——在那么操蛋的环境下,你还能下定决心,考进大学,最后坐在这里,这说明你天赋过人。能手脚并用一路爬上来,干得漂亮!但归根究底,你还是幸运的。你毕竟生下来有手有脚,不然怎么爬?
我大概算是努力过一把,也算有所成就……不过也不算特别努力,不然我在这儿念书时,就会少吃点汉堡,多上点课。
但要明白,不要把获得的成就全部归功于自己,也别因为别人的失败而看不起他们。这样才能更富有同情心,也更谦虚谨慎。
同理心与生俱来,但后天努力一下也能有所增益。

4,运动
你们这些苍白、脆弱、一碰就碎的哲学系毕业生们,看到那些热衷于运动的家伙们进行无聊的重复训练,就不屑地把眉毛拧成一条笛卡尔曲线。很抱歉,他们是对的,你们是错的。好吧,你们只错了一半。至少你们知道我思故我在。但笛卡尔没说的是:我慢跑所以我睡得好。所以,你不会为因为存在主义而焦虑,也不会成为康德。当康德没啥好的。
搞点运动,瑜伽,日铁,跑步……随便什么运动……照顾好你的身体。你会需要它的。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会活到一百岁,哪怕是最穷的也比人类历史上的绝大多数人梦想的还要富有。而这平铺在你眼前,一览无余的人生将会让你感到苦闷。
但不要绝望!运动和抑郁是负相关的。所以,跑起来,聪明人们,跑起来!

5,深思熟虑
有一句格言说,观点就像屁眼,每个人都少不了一个。这句话里藏着大智慧。但我想说的是,观点和屁眼区别很大,你得经常、深入的检查。
除了要批判性的思考别人的观点。对你自己的信仰也要小心谨慎。别忘了经常拿出来晒一晒,拍打一下。
要保持警惕,小心自己的狭隘,偏颇和固执。
大多数争吵都源于对精微定义的不甚了了。我们总想着把世事简单的一分为二,然后再基于各自完全不同的假设进行争论,就好像两个网球选手,站在两个网球场里,却妄想能一决胜负一样。
顺便,既然这里既有科学类也有艺术类的毕业生:请千万不要认定两者必然分道扬镳。这是大错特错。并不是必须放弃理性才能创造出好的艺术,写出好的作品。
随便举些例子:马克·吐温、亚当斯、冯内古特、麦克尤恩、萨根、莎士比亚、狄更斯,好多好多呢。
要当个诗人,你也不用整天神经兮兮的。你不用对通用电气恨之入骨才能领悟大自然的美。也不是必须神神叨叨的,才会变得多愁善感。
科学并不是知识的集合或者一个信仰体系;他只是一个词汇,用以表述人类以观察获得新知的过程。科学棒极了!
艺术和科学必须并肩携手,才能让知识更好的传递下去。很多澳大利亚人——包括我们的新总理和我的远房表弟尼克——相信全球变暖不过是科学家们杞人忧天,这证明了我们在传递知识这方面有多失败。只有大概30%的人会为此争论,这证明我们任重道远。而更令人沮丧的是,关于全球变暖的争议大多关乎政治而无关科学。

6,当个老师
一定,一定要当个教师。教师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最值得尊敬的人。你不用一辈子当教师,但如果你想不好自己该干什么,那就去当个教师吧。就拿二十来岁这几年,当个小学教师。特别是,如果是男性,那更好。我们需要男性的小学老师。哪怕你不是一个教师,也可以教别人东西。分享你的电子。不要把你学到的当成理所当然的。为你学到知识而欢欣,并分享这欢欣吧。

7,用你所爱的定义你
最近,我发现自己经常犯这么个毛病。如果有人问我喜欢什么音乐时,我会说,“不太喜欢听收音机,因为那些流行歌曲的歌词总会干扰到我。”如果有人问我喜欢什么食物时,我说,“我觉得到处都在用松露油,有点诡异。”在网上,我更看到许多人在做同样的事情。那些自觉是小众的人,憎恨酷玩乐队、憎恨橄榄球、憎恨女权主义者或者憎恨左派。我们似乎习惯于否定点什么来表现自己;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我可特别擅长这个。但能不能试着去表达你对事物的爱,而不是恨呢?勇敢而热诚的表达你的爱。寄出感谢的明信片,站起身鼓掌。做一个支持者,而非反对者!

8,尊敬那些不如你的人
一直以来,我都是怎么判断那些合作者,包括经纪人和制作人的品性的呢?主要是看他们在餐厅怎么对待服务员的。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场人里最有权势的那个。我判断人就这个标准:看你怎么对待那些不如你的人。

9,不要匆忙
你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要干什么?没关系。当然,我的意思是不是说整天游手好闲,但是,别慌张。我见过一些20来岁就笃定一辈子要干啥的人,现在都撞上了中年危机。
在演讲一开始,我就说生命没有意义。这结论下的很草率。但我觉得寻找意义这件事很荒谬,想想看,我们眼前这一切是138亿年时光积聚而成的。就为了让人类诞生去思考宇宙为他们设置了什么终极目标?我不是犬儒主义者,我这人挺,嗯,怎么说呢,浪漫主义的。所以,我的观点如下:
我们都会死。有时候生命看起来漫长而艰难,甚至是令人乏味的。有时候,你觉得开心,有时候又不开心。然后你就老了。然后你就死了。
在这漫长而虚无的存在中,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填满它,充实它。
所以我觉得,至少现在还这么觉得。最好用大量的学习来填满生命。为你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充满同情,分享观念,多跑步,热情奔放一点。还有爱,旅行,酒和性、艺术和孩子、给予和登山……这些你们都知道的。
这玩意,你们这个毫无意义的人生,是你这辈子最棒最棒的东西。
祝你好运。

来说说那款游戏

这里先把话说清楚。

赤烛开发团队已在FB上PO文说这是一个美术的自把自为,游戏本身并无此意,并以本人署名的方式划清界限。这些努力把整个赤烛,把所有开发者钉上十字架,树成先行者牺牲者的人可以歇歇了。自始至终,这就是一个没有职场道德的人的自把自为。你们说这是一个人发表意见的权利和自由。那么,

这款游戏的本意何其无辜?抱持本心制作恐怖游戏的其他制作者何其无辜?协作者、投资者何其无辜?卖力安利的主播玩家自来水何其无辜?

这个“异议者”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声音强加于别人的声音之上,这跟这个“异议者”所反对的又何其相似?只因为其行径更加偷鸡摸狗,更加卑三下四,就成了英雄了?你们对民主自由的定义到底是怎样?

——————

早上看到微信群里有人在说“那款游戏”的美术问题时,我还以为只是一个美术人员偷偷夹带私货。还在群里为制作公司辩解说,一个美术内容体量这么大的游戏,又是由一个这么小规模的游戏公司开发出来,制作人很难全面审查游戏的美术内容,只能信任共事者的职场自觉。然而就是这信任被辜负,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什么后果呢?

1,那款游戏在steam原本95%的好评。在消息传开后,被刷到了61%的好评。说刷这个字可能不恰当。steam的机制是只有购买者的评价才会被用来评分。这意味着这些差评不是刷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玩家在用脚投票。几小时后,这款游戏在大陆地区被下架。同时开放对所有大陆地区购买者的退款。这样一款可以在国内卖上百万套,收益数千万,再现太吾奇迹的游戏,就这么告别了规模最大的中文市场。从它在国内上线计起,只有不到90个小时。

2,那款游戏的火爆,有赖于大量UP主,游戏主播的自发安利。多少人一边喊着不敢玩,一边点开视频看别人通关。多少人一边敲着前方高能的护体弹幕,一边向朋友推荐这款国人制作的恐怖游戏。而其中,又有多少人因此掏钱支持,哪怕并不会真的打开游戏。而事情发生后,所有相关视频全部下架,所有曾直播这款游戏的up主发文道歉。所有那些向朋友推荐这款游戏,帮助这款游戏扩散其影响的人,都在为之前的安利道歉。为自己会喜欢这样的一款游戏道歉。

3,那款游戏国内市场的发行商indievent,投资商维晶科技都宣布终止与游戏开发者的合作。大陆发行商有审查内容的责任,目前已正式公告自查。维晶科技是一家总部在上海,有超过15年历史的游戏外包公司。此次作为“那款游戏“的投资方,也已发表声明称未参与,未干涉游戏制作,并依合同追究开发方责任。可想而知这两家公司如何在事情爆发后立即采取措施,才能在周六上午发出这样的公告。而公司内的法务、媒介又该如何焦头烂额。

4,从夹带私货的美术素材来看,这不是一两个底层的小美术可以私自放进游戏的。一定是一个具有较高职级的美术人员的主张。以这家公司的规模来看,很可能是公司美术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目前,游戏开发者已在FB上放出正式的致歉公告,最后是以个人人员名义联署,而非公司整体表意。这意味着夹带私货的很可能是公司持股人之一。经此一事,大家只有彻底分道扬镳一途。而对大陆市场仍保有希冀的成员,则必须另换身份和公司重新开始。甚至因此在吸纳投资和寻找合作伙伴方面,遇上重重困难。

5,经此一事,关于steam平台的可控性问题又会被提到台面上。此前steam因为无需版号即可面向国内用户销售游戏,且审核标准较为宽松,而引起很多人的担忧。而作为游戏开发者,则更担忧因为未来会有更多这样夹带私货的游戏出现,导致整个平台被质疑,进而被整体封禁。对于许多寄望于这个平台来赚钱养家的游戏开发者而言,无异于断绝生路。会让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本土原创游戏,再无出头之日。

是的,你可以说我不去怪罪问题本身,而怪罪那些指出了问题的人。

但我想说的是,你要贴传单,你上街啊。你把传单藏在那些供你养你的衣食父母家里是什么意思?

此次事件之所以闹这么大,就是因为很多人——包括游戏圈外的,甚至不玩游戏的人,有感于这款游戏的制作精良,表意之美,掏钱购买之余还自发安利。让作为一项艺术的游戏,能够将其美好的无用之用辐射到游戏人群之外。而当这些粉丝们把这枚包装精美的糖果喂到别人嘴里时,发现这糖里包的是毒。所有人,无论它愿意吃糖还是愿意吃毒,都必须站出来划清关系。为自己洗嘴洗手洗地。同时做实了这款游戏包藏祸心,游戏圈祸水横流,steam平台罪无可恕,文化审查势在必行。

是的,你可以说我们应该去责怪制度,而不应责怪站出来挑战制度的人。

但你做一款“this war of mine”,做一款“Papers, Please”,你清晰的表达你的意思。那些支持你的人为你叫好,那些不支持你的人对你嗤之以鼻。那些不关注的人,他们不关注就好了。而你在自己游戏中夹带全然无关的私货,让所有不管支持不支持的人,都被卷进来。成为你意见的一部分。不,这个夹带私货的制作者,他根本不关心玩游戏的人的意见。他的目的也不是让玩游戏的人了解他的论据,领悟他的观点,进而支持他的意见。他就只是把自己藏在暗处,捂着嘴偷笑着,在心里喊着,瞧啊,你们都上了我的当了吧?

这才是最可恶的。

这不是寻求自由。因为即便是自由,也存在着对他人的尊重,对边界的尊重。而这样的行为,损害了边界,侮辱了他人。这是对寻求自由这桩义举本身的侮辱与损害。

这才是最可恶的!

——————

我认为事情的本质是:一个人,用不合适的方式,在一个多人合作的商品中,偷偷放入了一个观点。

但我没想到很多抱持同样观点的人,完全无视了游戏的本意和其他制作者的道歉,大喊着因为观点正确,所以方式没问题,他们真的玩过这款游戏吗?他们真的知道这款游戏为什么受欢迎吗?这和他们反对的“目标正确所以手段正确”有什么区别?这和他们反对的“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有什么区别?

自始至终,我无意讨论观点的正确与否。但坚定认为这种方式不正确。以此做结,我不再阐述我的观点。因为我不再维护此文下的评论,还请在本文下继续讨论问题的朋友,不要人身攻击,对言不对人。也欢迎大家各自撰文阐述观点。

感谢各位。

想象的逻辑

前提是看到了这篇文章:[https://www.douban.com/note/703877799/](https://www.douban.com/note/703877799/)
很想说点什么。
我对服装设计完全没有概念,也往往把握不到时装之美。但因为自己做游戏和写小说都需要无中生有,再货与他人。所以对作者提的商品和艺术品、设计与表达之间的隔阂与关联,有点感同身受。
创作者到底是在制作商品,还是创作艺术品这个争论由来已久。我既没有大卖的商品,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艺术品,便不多说这个话题了。这里只想说一说设计。
最近在委托一位画师帮我们设计敌方角色的形象。他给的作品很棒,很美。但在我个人看来,会觉得有点缺乏设计。所谓设计,在我看来,应该是一种出乎意料,而又理所当然的东西。首先是出乎意料,不管怎样都能让人睁大一下眼睛。然后是理所当然,即这种出乎意料中,其实包含着某种逻辑性。
我就给画师举了个例子,如果我要想象一个没有人见过的生物时,应该怎么做?大部分人可能想到最后会给出一个斯芬克斯。即用现实中存在的各种生物的身体组织,拼成一个全新的生物。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新奇的,但却是无意义甚至是无聊的。因为这种设计中,并不包含设计者的逻辑。
而我的话,会用这样的方式,即假设在一个重力很低的星球。有一种生物,在体内储存了大量的轻气体,用这种方式漂浮在半空中,进行光合作用或者捕食昆虫。那么它应该是怎样的生理结构,拥有怎样的形态。也就是说,从一种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功能出发,去思考要满足这个功能需要怎样的结构。从而反推出这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生物。这就是我用来想象不存在生物的逻辑性。
我深深觉得所有艺术与表达之后,都有类似的逻辑。可能是像我这种理工男一样无聊的,从功能性出发的逻辑。可能是某种宗教的、科学的、美学上的逻辑。
或许有人能将这种逻辑内化成直感,命名为灵感。而我只能如钻木取火般一点点推导。并寄望于火星迸发的那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