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

友:
我其实打算封笔三到五年,只做些改写、古文(笑,顾问,不是英文…)之类的活儿,同时换几个不同的城市和不同的身份生活一阵子,再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
之前做过一次很危险的手术,然后忽然明白,很多事不敢做,是因为担心自己搞不好会活到很老,但我已经确定自己不会活到很老了,还不赶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听起来是不是很文艺腔?)
买了房子之后发的病,之前和之后对房子的看法完全不同了,之前觉得有家了,之后觉得是一个放行李的地方。


dhew:
听到这样的想法,便觉得振奋而悲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