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虽然已经到了新年,但还是来得及为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的。不是吗?
2020年,一直在打魔兽。虽然是打着怀旧的名号,但花的时间远远多于15年前。
15年前不过一个账号,还是经常afk。15年后,竟然有4个满级号,并且都是8T2。粗算算,已经是几千个小时铺下去了。就好像十五年前,就因为算下来二千多小时,已经接近一个本科的课时量,才下定决心放弃了游戏。而现在呢?相当于过去的一年间,几乎每天都打了6个小时。于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写任何东西。不但没有写,还把一切归咎于专心开发游戏。
要知耻啊!知耻啊!
如果不是在年底把游戏卖了个好价钱,这一年真的是荒废了。幸好游戏卖掉了。虽然还没有落袋为安。但已经可以稍微安心。感觉过去的三年都有了报偿。
在年底的测试中,感受到玩家的热切期待,以及未能满足玩家的无力感。还是得继续努力。不但制作出更多的内容。在数值和感受的微调上,更多的注意玩家的反馈。不断从玩家提出的问题中,找到答案。理解他们想要的,并给他们制造真正的游戏感。

过去的两年的元旦,都深陷于无力感中。又不得不鼓励自己负重前行。不停不停的让自己放下杂念,闭上眼睛往前走。不但自己往前走,还要带动团队一起往前走。在跨年时写的东西,也都是些自我的期许。从未如今日这般落在实处。
原先看那些脚踏实地的人,有种隐隐的酸气。觉得他们只看眼前的路,看不到头顶的天空。
而现在自己终于找到落脚点了,才觉得埋头苦干才是真的。
游戏可以少玩。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以少搞。
还是踏踏实实的创造出良好的体验是真的。
不管是小说、游戏,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这就是对2021的期许。

远望

今天在google市场上看到一个乐队的专辑封面。忍不住截图下来,贴在这里。

Imagine-Dragons-Night-Visions

之前一直就很喜欢这种少年人眺望远方的图。上一次是flcl的片尾的一张。(嗯,下次贴进来。)
少年时还可以仰望远方,为将来要做什么而烦恼。
中年时却只埋头看眼前的几步路。再也看不到远方。

《山丘》: by 李宗盛

前几天才听到,真是如遭雷击。回想过去种种,再前望未来,真是未语已忘。
——写在人到中年的35岁。

李宗盛凭这首歌拿到25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歌曲、作词、作曲。真是名至实归。恰如评审团所说:“写出每个人心里深藏甚至尚未发现的部分,一举击中人心”,是一首“高度、厚度、影响力兼具的年度代表作品”

歌词: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 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 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repeat **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