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与长期投资

我总觉得生育率低下的原因是不确定性。

中国人是很需要确定性的。而现在这个社会,又偏偏很难提供确定性。

年轻人怕无聊;中年人怕失业;小业主怕政策变化;大老板怕被人垂涎;政客,政客怕的只怕更多。

而所有这些恐惧又都是不透明的。

青年人想着生命中的另一半。要去哪里找到他/她,他/她是不是我的“100%”?如果有一天,他/她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他/她了怎么办?

中年人想着到底怎样才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会在35岁上被裁员?就算不会裁员,公司会不会倒闭,行业会不会变化?

小业主想着怎样才能保住现在的财产,如何投资增值,会不会有税务政策变化,相关法规会不会变?

大老板想着自己会不会引人觊觎。想着没有人的发迹史是干净的。想着会不会有一天半夜有人敲门,从此人间蒸发。

然后所有人都怕老,怕死。

扛着所有这些恐惧去生育的,我们说他们有底气,说他们有勇气。但我们没说出来的,是他们对这些风险一无所知。

因为一无所知,所以无所畏惧。

—-

前天有个朋友抱怨,他在玩的城市经营模拟,工业区必须少建学校。因为受教育程度高了,就没人愿意当产业工人。而又必须有足够的小学,因为没有小学,就没有足够的受过基础教育的工人。

所以,国家应该也很头疼吧。用教育产业化,推高了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大学宽进宽出,受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的人眼界大开了,想法多样了。有了温饱,就想着安全,想着被需要,想着自我实现。生育这种降低生活品质的事情,除非是想从孩童的存在寻找自己的存在感,否则怎么想都插不进马斯洛的金字塔里。

于是就是不断降低的生育意愿。

所有的阶级矛盾,贫富矛盾,男女矛盾,都是正常人在面对风险时的自我保护。因为不确定,所以先保住自己。因为要保住自己,所以吝啬于对他人的付出。因为吝啬,所以不会相信。因为不会相信,所以不会前进,因为不会前进,所以保守主义又占了上风。

—-

为什么社会会前进?社会会前进,是有人当了基石。有人牺牲了自己,让其他人觉得社会会前进。为什么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当基石,你可以说Ta有信念,有爱。也可以说Ta愚昧,狂热,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广大和自由。

但不管怎样,这样的人现在不存在了。我不是,你不是。我们举目四望,没有人是。

所以我们觉得未来不确定。何止不确定,简直下一秒就要崩溃。在一个下一秒就可能崩溃的社会中,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做任何长期计划,你只能拼命攫取,权利,财富,生存资源。不管用什么办法,坑蒙拐骗也好,要死要活也好,你必须抓点什么在手上,才能对抗这不确定性。

—-

当巨轮转动时,所有人都只想着从车辙里逃开,就不会有人去螳臂当车。当我们不相信有人会自我牺牲时,就不会有人去牺牲。没有人牺牲,社会就不会前进。就变成巨大的毒气室。这毒气不是从头顶来,而是从每个人的身体中来。

这就是我一直在说的,头顶铁罩头,脚底冷冰冰。所有人一边咬牙,一边放屁。

最后,就是所有人在这个高压锅里炖成一锅烂肉。

但未来真的那么可怕,那么不确定,那么不值得我们去做长期的投资吗?我不觉得。

倦怠感

最近有点倦怠。
工作也是。创作也是。
仿佛激情燃尽。
但仔细想来,并没有激情燃尽这一说。
就是自己未能专注于工作。
逃避工作。
逃避创造时必然经受的挫折。
不能这样子。
要沉下心来,要正面上!

2021

虽然已经到了新年,但还是来得及为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的。不是吗?
2020年,一直在打魔兽。虽然是打着怀旧的名号,但花的时间远远多于15年前。
15年前不过一个账号,还是经常afk。15年后,竟然有4个满级号,并且都是8T2。粗算算,已经是几千个小时铺下去了。就好像十五年前,就因为算下来二千多小时,已经接近一个本科的课时量,才下定决心放弃了游戏。而现在呢?相当于过去的一年间,几乎每天都打了6个小时。于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写任何东西。不但没有写,还把一切归咎于专心开发游戏。
要知耻啊!知耻啊!
如果不是在年底把游戏卖了个好价钱,这一年真的是荒废了。幸好游戏卖掉了。虽然还没有落袋为安。但已经可以稍微安心。感觉过去的三年都有了报偿。
在年底的测试中,感受到玩家的热切期待,以及未能满足玩家的无力感。还是得继续努力。不但制作出更多的内容。在数值和感受的微调上,更多的注意玩家的反馈。不断从玩家提出的问题中,找到答案。理解他们想要的,并给他们制造真正的游戏感。

过去的两年的元旦,都深陷于无力感中。又不得不鼓励自己负重前行。不停不停的让自己放下杂念,闭上眼睛往前走。不但自己往前走,还要带动团队一起往前走。在跨年时写的东西,也都是些自我的期许。从未如今日这般落在实处。
原先看那些脚踏实地的人,有种隐隐的酸气。觉得他们只看眼前的路,看不到头顶的天空。
而现在自己终于找到落脚点了,才觉得埋头苦干才是真的。
游戏可以少玩。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以少搞。
还是踏踏实实的创造出良好的体验是真的。
不管是小说、游戏,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这就是对2021的期许。

生死之间

在豆瓣的时间线里,有朋友转发了一条日记。开篇是这么一句话:

“今天复查,过去这一个月内全身上下长了30-40个肿瘤。包括两片肺,肾脏,双腿,胳膊,肚子,胃。片子上看根本很不真实,密密麻麻的怪恶心的。主治医生说基本上没有希望了,选择是我自己的。如果不想再继续化疗,那么我还有6个月的时间,如果继续化疗,医生根本没有提到治愈的可能性,只是不知道能支撑到什么时候而已。
屋子里好多人,我一直没什么感觉,爸妈都哭了我也没哭。最后主治医生问我最想做什么的时候我才忍不住哭了。说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想跟着radiohead 巡演,然后后面半句想去英国就已经哽咽到说不出来了。”

顺着链接过去翻了一下,作者是一个89年生的姑娘。11岁到美国。然后确诊癌症。不到二十岁就开始日常出入医院。22岁,豆瓣最后一次更新。估计是已经去世了。

她把豆瓣当成twitter一样吐槽的地方,随便翻翻就已经刷了80多页的广播。每天吐槽一些正在追的剧,正在哈的星。快乐的完全看不出已经病入膏肓。

最后一条更新是转发了一张图片。回复中有人惊讶的喊,你还没有死啊。然后,这便是最后一条了。

虽然知道人总会死,但这么切近的看着一个人记录自己死前的种种,过于逼真,不由得心生恐惧。又愈发觉得生命之高贵。

意愿和路径

一大早逛豆瓣,看到有篇文章里,提到莫干山的大会议堂,提到民国时年轻人的声音能够向上达到政界。年轻人有参政议政的路径和意愿。然后就在想,为什么年轻人失去了这种意愿和路径?
想来想去,还是高等教育下沉的缘故。
一方面原本受高等教育的那些,大多是社会的上层。即便有几个出身贫寒,没有家学家境的,也多是人中翘楚。这给了他们更多参与的自由与意愿。聚合起来,就表现为整个学生阶层愿意且有能力参与了。
一方面人数多了,竞争激烈,内卷化严重。文科生所面对的生存压力更大。参政议政看起来不像什么正经人的营生,又不能养活自己,自然就少了动力。
再往下,人人都有声音,就无法聚合成一个清晰的纲领。你说巴黎和会丧权辱国,我说蔡徐坤最近形象有改善,这个说环境保护刻不容缓,那个说我刚去了新西兰那里好好玩。
最后,大学生一多,就从人变成了人数。人是值得尊敬值得重视的。人数不值得。
再往下一想,就悲观了。当初几十万学生能做的事,比现在几千万能做的都多。可能真正难的,是从这几千万里筛选出值得被听取的意见。
一方面上位者有自己的私心(谁又没有呢),一方面机制上,只有向上靠拢才有更多被听到的机会。
现在的环境下,向上靠拢,多少是可疑且可鄙的。正经人谁不是埋头于自己的那点小营生呢?
于是年轻人的声音不再被听到。除非成为所在行业的青年领军人。或者混成智库。
但毕竟不是年轻人了啊。

共害思路

今天看到一个思路,太牛逼了。

之前我和朋友分析过一个模型。她想结婚生子,但是她又害怕男友花心(男友有出轨前科)。她觉得万一她怀孕之后男友再次出轨,她承受怀孕痛苦,而男方可以逍遥自在偷吃最后还白白得一个孩子,她觉得吃亏吃大发了。她来问我,怎么样才能保证不吃亏?

我那时候拨算盘给她分析。

你想生孩子对吧?
对。
但是怀孕这么长的时间有不确定性,因为一旦怀孕,出了事,你中途想下车,要么堕胎要么只能挨到生产,无论是哪一种都是身体损害。这个开弓没有回头箭,对不对?他中途可以毁约无损失反而有回报,而他中途毁约导致你损失惨重。
对。
那我们就把风险转嫁了。
怎么转嫁?让他生孩子吗?
不不不。你怀个别人的孩子,问题就解决了。

她不能接受。

我就又从头给她捋了一遍:
你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对不对?
对。
你想确保自己在怀孕期间利益最大化,对不对?
对。
只是怀孕这个事,没办法回头,对不对?无论堕胎还是生下来,你身体都受损,对不对?
对。
而如果他孕期出轨,那他是背叛了婚姻誓言,他违约而无任何惩罚,他还得到一个50%基因的孩子。换句话说,他违不违约,都会得到奖励。而如果他违约,相当于你实际受损,这让你觉得非常吃亏,对不对?
对。
那就把这个奖励提前抽掉。让他违不违约,都得不到他的奖励,那么你这一方自然不吃亏了。你找一个更好看的男人,怀了孩子,将来孩子生出来是你的。而他如果出轨了,孩子就可以明确与他无关,因为孩子100%是你的。

她表示拒绝。

我再一次捋一遍:
男女共同合作生育,是一场博弈。女方最吃亏的在于她一个人要承担所有的生育风险,而男性沾光的地方在于他后来花不花心,孩子都是有他50%的基因。简单地说,你不会因为守约而多得利益,可他不会因为违约而减损利益。你守约无奖励,他违约无惩罚。这个唯一确定、恒定的利益,就是孩子。对不对?
对。
那就把这个唯一确定的利益,给他偷换掉。这样一来,风险彻底转移,你守不守约你都有奖励,他违不违约都无奖励。这就是男女在生育风险上的转移。

她当时说,但是这样不公平。

可是女性受孕这件事,这个【怀孕生育惩罚】本身就不公平啊。女性承受了数千年,也从没有见男人心疼过女人,说这种风险太高了。
我们现在还只是在讨论一个生育投入产出模型,还没有真正做什么损害男人实在利益的事情呢,八字没一撇呢,就开始替男人觉得可怜了。那么多男人老婆怀孕时出轨,他们老婆不可怜吗?

后面我接触女权之后,发现了这八字真言:不生孩子,屁事没有。
不怀孕,女方不用承担孕后被绿帽的风险,男方不用承担孕前被绿帽的风险,你不损害我,我也不损害你,皆大欢喜。

而对应的则是男性这边

一直在思考类似的问题模糊觉得原因是这样

原本在大集体的社会模式下个人放弃个人生活服从组织安排来确保生活保障,获得安全感

但国家从经济角度考虑放弃了大包大揽个人丧失了安全感

当个人需要确保自己的经济安全乃至自由时就会将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选择纳入考量中

由此变成对经济越不自信,对生活中的一切选择越反复权衡,小心利弊。

结论就是,一切选择的前提都是对自己有利。在情感生活上,不能接受投资风险。必须包赚不赔。

或者说,她们不认为情感生活是有风险的。而必须是一项稳赚不赔的买卖。

如果在情感生活中,有一个赔和赚的基准点的话,由于情感生活是两人交易,是零和游戏。总有一个人赚,一个人赔。那么谁赚,谁赔?

当谁都不愿意赔时,这个交易就做不下去。

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是,意识到情感生活不一定是两人分瓜,而存在一加一大于二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