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

我不能把罪责推到“帝国时代”、“红色警报”、“RPG”上,就像很多人所讲的,它们只是一款游戏而已。但是,这些游戏的确与我们可恶的教育制度达成了同盟。小学与中学12年的教育,是信息的堆积、武断逻辑的贯彻,却没有训练每个人的判断、分析、审美、独立思考的能力,没有进行人格上的塑造,就像是不知温度、风沙和温室内的塑料花。然后,突然之间你获得了独立生长的自由,从前被规定的明确目标消失了,你要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你觉得有点慌乱,却又没得到强有力的引导,暂时的失落情绪等待被填补。你可以开始爱情、探索未知的学科、泡在发霉的图书室、到郊外观察星星、长途旅行,但它们都不及宿舍里的电脑游戏更能吸引注意力,它紧张刺激、又一切尽在掌握中,它就像某种精神上的手淫,充满快感却对意志、精神的培养产生了反作用。一直存在着两种娱乐方式,一种娱乐是对头脑与心灵的刺激,它激发你用另一种角度看待世界,丰富你内心的感受,鼓舞你在现实生活的热情;而另一种娱乐则是消耗性,它偷窃你的精力、软化你的意志,陷入沉迷,而对真实的生活意兴阑珊。在很大程度上,我的同学们陷入的是后者。

by 许知远
摘自 《可疑的成就》 http://www.mindmeters.com/showlog.asp?log_id=6189

写下高中时代,是五年前的事情。而我尝试在文字中描绘的那段时光,则已是十年前的往事。
我在文章中无法表达的东西,在上面的这段文字中阐释的一清二楚。
我他妈的怎么就改不了吃屎呢!!

《狗日的》上有5条评论

  1. 是啊,也许中学时我是如此的(第二种),但就算如此,也还是有选择的,至少WOW的现行状况,我很难投入进去,太过重复,甚至消耗大量的体力精力时间等…得到的是什么?
    因此,dhew还是退了吧,我们玩黄色游戏去,哈,玩笑~~~ 

  2. 很明显地,教育制度是为了少数人服务的,所以多数人在受过教育之后,只觉得痛苦。
    我曾经以为它是愚民政策的残余,现在看来,似乎比一般意义的“残余”要多得多呢。
     
    比如“这款游戏会对青少年的成长带来不利的影响”的悖论。

  3. 嗯。许知远的这篇文章确实很让我震惊。
    开始的这段,“一直存在着两种娱乐方式,一种娱乐是对头脑与心灵的刺激,它激发你用另一种角度看待世界,丰富你内心的感受,鼓舞你在现实生活的热情;而另一种娱乐则是消耗性,它偷窃你的精力、软化你的意志,陷入沉迷,而对真实的生活意兴阑珊。”
    我一直想过前一种生活,旅行,阅读,写作,交谈,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而我却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后一种生活中。所以看了这段话后,我真他妈的对自己愤怒了。
     
    这篇文章的后半段,也有颇为惊人的语句。
     

    “什么叫违反商业道德,商业和道德能放在一起吗?商业是什么?商业的本质就是在法律法规许可的范围内获取最大利益”,在一次访谈中,史玉柱说,“我是一个商人,做的事情就是在不危害社会的前提下为企业赚取更多利润。要一个商人又要赚钱又要宣扬道德,那不是商人,而是慈善家。”
    在某个侧面上,他说得一点没错,我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自省意识,那种具有自律的道德意识的英雄式的企业家在世界范围内都在消失。在很大程度,我欣赏史玉柱,这样的人物的存在,是一个社会生命力的展现,代表着令人赞叹的机会。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对应的力量来和他抗衡,来消解他的强盛的生命力中破坏力的一面,来对抗那高速运转的赤裸裸的利益机制。
    就像有科学提倡进步,就要有宗教来强调不变,有政府权力,就要新闻监督,有大众情绪,就要有精英思考,有商业公司,就要有反商业力量,一个良性的社会是在相互制衡中逐渐完善的。正是我们的价值观的失衡、教育的破产、精神空间的扭曲、作家、知识分子的缺席,带来了精神贫瘠的一代人,他们和史玉柱所提供的娱乐一拍即合。史玉柱代表的不择手段的成功,不正是我们道德意识、公共意识急剧衰落的表征吗?我们的土壤不是一直在纵容这样的人物的此起彼伏,我们太过崇拜成功,而不问他们是如何成功的……
    今天的中国社会,仍偶尔让我想起《世说新语》中一个片段,那位闻鸡起舞的祖逖很贫穷,但有一天突然换了华服和新战马,朋友问他的原因。他的回答是“昨夜复南塘一出。”他抢劫了战乱中的流民。这个类比或许不恰当,但是我们的精英人物不直有这个传统吗,他们的成就不是创造了某种改善人类生活的新事物,而是对原有财富的一次重新分配,赤裸裸的掠夺没有了,但是他们却寻找到新的名目,借用了新的招牌。长期失败的公民教育,使得那些辛辛苦苦的普通人没有能力辨别这种诱惑,他们以为购买到了希望,却可能不过是被人遗弃的塑胶花和廉价的糖水……
     
    –摘自上面许知远的同一篇文
     
    虽然老婆认为这人是一个闷骚。但不得不说,他至少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闷骚。
     

  4. 第一請問
     
    世界上存在第一種“娛樂”么?
     
    如果有,請舉例
     
    當然你可以說閱讀是娛樂,或者你可以說,practice piano是娛樂,是陶冶情操
     
    但是問題是,他們真的都是娛樂么?
     
    第二我要說的是,作為一名現任偽教育從業者,所謂的國人發明的“寓教于樂”四個字,根本就跟平衡德這個天賦加點一樣,是不折不扣的空想社會主義,粗魯一點說就是二個字,“放屁”
     
    第三我要說的是,在我看來人生除了掙不得不掙的錢以外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區別不過在于用怎樣的方式去浪費而已
     
    ov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