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写作

我们不能为了读者而写作,也不能为了自己而写作——那全部都是虚荣,权衡某一种生活对自己的经验价值就是虚荣,试图用片言只句来概括它也是虚荣,我们甚至也不完全是为了被写者而写作,我们更多的是为了我们一时无法写到的人而写作并继续不满于自己的认知,因为我们明知他们有不为人知的黑暗而无可作为。我们不能在写历史的初稿的时候就急于写优美而振振有辞的成稿。我们得从头开始学会写消息,写电讯,向电台和网络口头传递消息,列表,做数据库,问卷,普查。这次地震真正的死亡人数,仅仅是本地人口,或许也只有等下一次人口普查、只有等数字问题不那么敏感,只有等人们无意中开始对比两年之间一个镇子人口数量的区别,才能知晓(外来务工者则很难数清,除了近几年办有工伤保险的外地矿工可以查到记录)。今后,关于地震的一切,都将产生于这基础文献之中,包括艺术,若不能从完整的事实中看到诗意,就不要怪世间没有诗人指引你。

 

摘自邹波的博客文章,“为什么写作”

链接地址:http://www.mindmeters.com/showlog.asp?log_id=7521

《为什么写作》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