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the who

这两天正在看house。

看到第一季第14集结束时,house在办公室放的那首歌。相当的有趣。

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是the who 的 Baba O‘Reiley。以为是某个新锐乐队。于是就抛开了。

结果今天看博客,看到了这么一段。

***************

晚上七点,东京街头寒风凛凛,气温逼近零度,武道馆里面却很暖和。The Who的演唱会即将开始,大家找到座位便纷纷脱下大衣和围巾,露出轻松的神色。我和母亲坐在前排观众席,等待演唱会开场。场内音响放的是六、七○年代的英伦摇滚会串,音量不甚大,却足以制造令人心痒的热度。就在这时候,我注意到左前方那位男子。

他比大多数人晚到,手上拎著东京上班族标准样式的公事包,穿著东京上班族标准样式的风衣,戴著眼镜,神色拘谨,看上去四十来岁,就像我们在日剧里常见的那种低阶主管,常被老板训斥,又未必压得住属下,脸上遂不免有几丝凄然。尖峰时段的每一截地铁车厢,都塞了几十个这款模样的上班族,若在街巷偶遇,我绝对猜不到他会是The Who的乐迷。

他找到了座位,脱下围巾和风衣,叠好,脱下西装外套和衬衫,叠好,露出贴身的长袖圆领衫。然后从公事包里掏出一件摺得极整齐的T恤,一层层摊开,垮垮地套上身,胸口印著吉他手Pete Townshend腾空跳起的经典照片。至此,原来那个一脸疲惫的上班族,倏然有了几分浪荡的嬉皮味。但还没完──他又从公事包里掏出一方摺得严严实实的物事,一层层摊开,竟是一帧极大的大英国协米字旗,正中央交叉绣著THE WHO的字样,显然是手工自制。他把这面大旗覆在肩上,成了一件神气之极的披风。

然后,他从那小叮当口袋一般的公事包里,再掏出一叠文件,双手捧著,仔仔细细读了起来,彷彿他等下就要参加GRE考试了──那是影印的The Who歌词。

背景乐声渐弱,场灯暗,乐团走上舞台。男子把歌词收进公事包,和全场一万四千人同时起立。

后直到终场,他高吼、口哨、跺脚、甩头、对空挥拳、在乐声暂歇时狂呼乐手的名字(当然是日式发音,Roger被喊成了『楼夹』),没有遗漏任何疯狂歌迷该做的动作。每到高潮处,他一定用双手高高举起那幅巨大的米字旗。然而最多三秒,他就会把旗放下──他不愿意挡住后排观众的视线。

摘自《地下乡愁蓝调》的作者,马世芳的博文:那一夜,我在日本现场

***************

原来是老牌乐队。

最近对这类乐队的同调度有上升。 是因为老了的关系吗?

《巧合,the who》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