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和写作

page:110

我心目中的文字,是更为自发、更为向心的东西。自然而积极的活力必不可缺。在我而言,写小说就是向险峻的高山挑战,是攀登悬崖峭壁,是经过漫长而激烈的搏斗之后,终于踏上顶峰的营生——或是战胜自己,或是败给自己,二者必居其一。我始终牢记这种意象,来从事长篇小说的写作。

page:189

在肉体上是痛苦的,在精神上,令人沮丧的局面有时也会出现。不过“痛苦”对于这一运动,乃是前提条件般的东西。不伴随着痛苦,还有谁来挑战铁人三项赛和全程马拉松这种费时耗力的运动呢?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刻意经历这痛苦,我才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或者的感觉。至少是发现一部分。我在认识到: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名词之类固定的东西,而是含于行为之中的流动性的东西。

page:190-191

成绩也好,名次也好,外观也好,别人如何评价也好,都不过是次要的问题。对于我这样的跑者,第一重要的是用双脚实实在在的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从那些失败和喜悦之中,具体地——如何琐碎都没关系——不断汲取教训。并且投入时间投入年月,逐一地积累这样的比赛。最终到达一个自己完全接受的境界。抑或无线接近的所在。嗯,这个表达恐怕更为贴切。

摘自《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by 村上春树,南海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

这是本好书,有空要写点啥。但现在忙,只好先摘抄一下就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