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很早就看了这部片子,这两天又看了一遍。

此番重看,突然很想说点东西,也懒得组织语言,想到什么说什么。

片子结尾处,莫罗与老板就电视节目的意义争论时,提到这么一句话:“这个电视台(CBS)的价值是由新闻节目(而非那些娱乐节目)的成就来定义的。”

放在几十年后,这句话仍然振聋发聩,却不再有人听。

大学里的一个好友曾提醒我,思考(而非阅读)才是真正重要的。这让我时刻警醒。提醒自己不要陷入那些无益的知识所带来的虚假的成长感。

而与此同时,我却看到国内的电视节目,要么是极尽娱乐之能的节目大行其事,要么是知音体的家庭伦理剧占据了每一个频道。纪实类的电视节目,则习惯于以知识替代思考——提供新奇有趣的信息,满足观众的求知心,给观众以“我没有沉醉于那些娱乐节目”的虚假的满足感中。

莫罗的电视节目因为收视率、制作成本和赞助的问题而不得不从星期一、星期二晚间的黄金时段换到周日下午。这体现了电视节目的一个特性,即不再贯承纸质媒体所具有的“新闻”特性。而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娱乐工具。一切节目,乃至新闻和时事评论都服务于娱乐。

这种特点是由电视的受众广、富媒体和高商业化的特性导致的。为了扩大受众群体,不得不降低节目的思想性。为了体现使富媒体区别于纸质媒体的特点,不得不增加视觉内容使娱乐性替代思想性成为节目的基调。高昂的制作费用必然导致对高回报的追求,对高回报的追求,导致为了广告投放而追求收视率,为了收视率而力求扩大受众群体,为了扩大受众群体而降低节目的思想性,增加娱乐性。电视节目在发展的过程中,自发的完成了上述转变。

西方的电视节目,由于受众群体足够大,足够细分,加上电视媒体界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自我批判和成长,保证了思想性节目的存在。国内的节目,则直奔逐利这个主题而去,再加上不敢向上触碰高压线,因此思想性节目无人触及。便越发贴近“娱乐至死”的未来。

到最后,真的只能说一句,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上有1条评论

  1. 网文如何?切片日卖的娱乐商业。比起这种文字产品,反倒是游戏更容易去做一点有所反思的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